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狗狗眼 > 第10章 狗狗眼10

第10章 狗狗眼1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思筝是在医院认识的桑宁。

她小时候父母工作忙,没空管她,她放了学不想自己独守空房,经常跑去医院等叶敏下班。

那会儿她在楼道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见证了很多生离死别。

有应酬喝酒喝到胃出血的,有车祸的,有割腕自杀的,年纪轻轻因为工作加班猝死的,被丈夫殴打满身淤青的,还有老人躺在床上子女就开始争家产的,沈思筝看得多了。

她早熟,虽年纪小,却也看懂了很多世事冷暖,渐渐觉得人生和人性也就那么回事。

好好活着就很难得了。

桑宁曾是医院的护士,她见沈思筝经常一个人坐着,便经常给她带吃的。

后来发生了一起医闹事件,有个喝醉了的患者闹事,嫌打针太疼,便直接抡起药瓶子朝桑宁砸去,沈思筝当时正好去找桑宁,她手里刚好有个玻璃球,她弯下腰将玻璃球一扔,弹出去的时候闹事的大汉正好踩中,摔了个仰面朝天,这才被制止住。

桑宁捂着心脏缓了半天,虽然人没啥事,但心理上有了阴影,那事儿发生后没多久了辞了工作,自己创业,先后开过好几家店,美甲、餐饮都有涉猎,现在搞了一家射箭馆,沈思筝猜测着这家店能撑多久。

“下一个你准备开什么店啊?”

沈思筝玩了一小时就累了,直接坐到休息区跟桑宁一块嗑瓜子。

桑宁瞪了她一眼,“说什么呢?射箭是我从小到大的爱好,我这家店开起来了就不换了。”

沈思筝面不改色地揭人短,“你交每一任男朋友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认定了,不换了。”

“晦气晦气。”桑宁嫌弃地皱起眉,将话题转移到沈思筝身上,“这大好日子,提什么已入土的人,我说,你这小男友倒是挺有意思,往那儿一站,就那个姿势都快仨小时了吧,哪找的这么一头倔驴?”

沈思筝没否认“小男友”这个称呼,只朝着尚宁洲的方向眯了眯眼。她有点近视,这个距离看不清尚宁洲的模样,只有一个清瘦坚定的轮廓。

“说了,非要练到把把十环才行。”

“这小伙子长得挺精神,就是有点轴,不知道凡事不能一蹴而就的道理吗?”桑宁可惜地叹了句。

沈思筝在边上点头附和,拿着手机咔咔咔给尚宁洲拍了几张照片,美人就是好,随便抓拍几张就能出片。

桑宁看着沈思筝一副欣赏满意的目光,恍然大悟道:“原来你喜欢笨蛋帅哥啊。”

“也不是很笨,人家可是江北大学数学系的学霸。”沈思筝道。

桑宁啧啧了两声,“还真没看出来。”

“这人从小就这样,干什么都要到极致,活得累死了。”

沈思筝从尚宁洲身上收回目光,看了眼手机,微信里他们家仨人的小窝群里,沈正成在问她怎么送个早饭,把自己送没影了。

沈思筝啪啪啪打字,跟不过脑子似的就发过去一句话。

“哄小孩呢,尚宁洲昨天一夜都没进去家门,这会儿哭得厉害,我带他来舒缓一下心情。”

沈正成知道她说话没把边的,喜欢添油加醋夸大其词,想想也知道肯定是沈思筝想跑出去玩了,至于她是不是看上了尚宁洲,沈正成还不太确定,昨晚还态度冷淡,才过了一晚,爱情不至于像龙卷风,来得这么快。

他暂时将心搁在肚子里。

过了会儿,沈正成穿上外套出门买菜,刚走到尚家门口,就见到尚昊从出租车上下来。

他打了个招呼。

“老尚,回来了?茉茉怎么样啊?”

尚昊见到沈正成,停了下脚步,嗯了声,说道:“这孩子跳舞跳得太认真,转圈转迷糊直接从台上摔下去了,好在没伤到筋骨,他妈在那边照顾呢,我先回来了。”

“吃了吗?要不一块去吃点?”沈正成招呼道。

尚昊摸了摸肚子,“还真没吃呢!走吧,老地方。”

上大学那会儿,沈正成和尚昊老一块出来吃烧烤,俩人也算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从小学到大学都在一块没分开过,毕业后买房都买到了同一个小区,现在人到中年,一块出来撸串的机会少之又少,但感情还是在的。

沈正成点完回到座位,尚昊想起刚刚忘嘱咐他了,“没放辣椒吧,现在老了,胃不行了。”

“知道,没放辣。”沈正成说完,突然感叹起来,“老尚,你还记不记得当年你就是在烧烤摊认识的赵婧?”

尚昊笑了一声,“我能不记得吗?”

“没想到最后一块过的,还是你俩。”

尚昊灌了一大口啤酒,“都是命里安排好的,一澜没福气。”

赵婧是他的初恋,两人从大一一直谈到大四,但毕业后尚昊出国了,赵婧的家庭条件一般,没法跟他一块,两人以后的路注定走不到一起,便选择了和平分手。

尚昊出国后,在国外认识了许一澜,两人情投意合,相处后又发现彼此三观一致又门当户对,回国后便领证结了婚,一年后又有了尚宁洲,一家三口日子过得十分美满。

只可惜好景不长,许一澜意外去世,尚昊也从此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一团糟,那会儿他无法适应妻子的离世,经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对尚宁洲发火,直到重新遇到赵婧,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

沈正成将他从思绪里拉回来,拍着他的肩膀道:“都这么大岁数了,别矫情了,一澜没福气,你儿子总不能也受苦吧。”

“他?受苦?这丰衣足食的,精神着呢!”尚昊觉得他在说笑。

沈正成一副无奈的样子,拿了个烤鸡翅边嚼边道:“你对你儿子的关心,还没我闺女对他的关心多!”

“你天天住我家了啊?”尚昊嘴上还是不承认。

但不得不说,他确实很喜欢赵婧的女儿苏茉,之前他和许一澜也很想要一个女儿,所以他拿苏茉当亲生女儿一般宠着,对尚宁洲,一直都是严父的角色,很少关心他的起居,如今细想,他也算是有了一个优秀的儿子,可他是不是一位优秀的父亲,就难说了。

尚昊沉思一会儿,忽然又觉得疑惑,想起另一件事来,“思筝不是看不上我儿子吗?一提娃娃亲她就黑脸,可别以为我没看出来哈!”

沈正成气愤地哼笑一声,“那是她之前没看见过小洲,咱也不是没年轻过,就你儿子长得那张脸,青春期的小姑娘哪个看了不迷糊?一骗一个准!”

“呵,”尚昊笑了一声,“别人我不知道,你家沈思筝不把我儿子骗得找不着北,我就谢天谢地了!”

沈正成完全不赞同他的观点,还是觉得自己的宝贝女儿更容易吃亏,他将话题拉回来,“先说正事,你儿子昨天可是一夜没进去家门,在外面待了一宿。”

尚昊一愣,想起来昨天赵婧确实跟他问密码来着。尚宁洲上了大学后回家次数不多,他们换了新锁之后,没来得及告诉尚宁洲,这次也是事出紧急,才没顾得过来。

这些年他跟儿子确实疏远了不少,再加上昨晚的事,尚昊心里确实有些抱歉,酒劲儿上头,尚昊拿出手机,给尚宁洲发了条消息,“儿子,晚上想吃什么?”

那边回得倒是快,只不过就四个字。

“回学校了。”

*

沈思筝和桑宁从东扯到西,从学校的八卦扯到医院的八卦,能聊的话题差不多都聊完了后,她坐不住了,撕了包薯片过去献殷勤,“老弟,要不要休息会儿。”

“你这功法什么时候炼成啊?”

尚宁洲没搭理她,沈思筝自己将薯片吃了个精光,力气又恢复了,她走过去,拍了拍尚宁洲的肩膀。

“弟,歇会儿呗,帮我拍张照片。”

沈思筝拿起弓箭,摆了个自己觉得很帅的姿势,没想到遭到尚宁洲的无情吐槽,“大姐,教练教了好几次了,你连姿势都还不标准。”

沈思筝对他口中喊的大姐非常不满意。

“那要不你帮我摆一下?”她的心思很明显,就是和尚宁洲近距离接触接触。

尚宁洲不吃她这套,直接道:“没必要,你胳膊往上抬一拳的幅度就行了。”

沈思筝照做,“帮我喊下三二一哈。”

尚宁洲一副被逼良为娼的苦瓜脸,不情愿地喊了“三——二——一——”

离弦之箭“嗖”地飞出,脱靶。

“我看看我看看。”沈思筝只关心尚宁洲给她拍的好不好看。

尚宁洲笑了两声,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幸灾乐祸地嘲笑道:“学了半天,还脱靶呢。”

沈思筝朝他办了个鬼脸,“要你管。”

她拿走手机,一屁股坐到椅子上,认真地看刚才的照片。

尚宁洲从没见到像沈思筝这么散漫的人,来的路上还信誓旦旦地说不射到十环绝不回家,现在她十发射出去有八发都能脱靶,三个小时里有两小时五十分钟都和老板娘嗑瓜子聊天了。

不过倒也不稀奇。上回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她也没多久就跑去找言情小说看了。

总之就是一句话,无可救药。

桑宁给他们倒了杯水拿过来,服务很周到,“小帅哥,练得怎么样了?能百发百中吗?”

沈思筝嗤了一声,对她道:“你给我射个百发百中试试。”

桑宁也没想让他射100次,毕竟这俩人就花了两块钱,她白白提供场地,亏死了,但她真想逗逗这小帅哥,人的天性就是这样,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好看的事物。

“那就十次,看看能有几个十环。”

“应该没问题。”尚宁洲跃跃欲试。

“走呗,累死了。”沈思筝急忙阻止,一副“你爱几环几环”的表情瞥了他一眼。

紧接着尚宁洲手里的弓就被人一把夺走。

沈思筝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轻飘飘地留下一句,“再叫我大姐,当心我把咱俩娃娃亲的事儿捅出去,让你找不着对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