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狗狗眼 > 第7章 狗狗眼7

第7章 狗狗眼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经历过这么几回,尚宁洲认清了一个道理。

沈思筝就是他的克星。

从遇到她那天起,生活就多了很多麻烦。

而沈思筝想的却恰恰相反,她觉得尚宁洲就是她的幸运星,从认识他的那天,生活处处都是乐趣。

沈思筝挑了个靠窗的绝好位置。

她很少来上自习,没事就喜欢宅在宿舍,能不出门解决的事绝对不踏出门半步。

在宿舍待着哪都好,就是遇不到尚宁洲。

沈思筝坐下后,拍了拍旁边的椅子,招呼尚宁洲坐过来。

尚宁洲没理会她,选择坐到她的对面,沈思筝便低下头翻看那本《How to slove it》,意思是不来就不给看书。

过了会儿,旁边有轻微拉椅子的声音。

尚宁洲破罐破摔般地坐了下来。

要不是在图书馆,沈思筝高低得教育他两句。

墨迹半天,不还是得坐过来吗?

直接听话就好了呀。

俩人并排坐着,确实有了点情侣的感觉。

他们这对俊男靓女在人群中挺显眼。

沈思筝贴到尚宁洲耳边说悄悄话,“矜持什么,你前两天不还求我扮演你女朋友吗?”

尚宁洲将书夺过来,“闭嘴吧你。”

沈思筝坐了一会儿就待不住了,跑去书架上拿了本言情小说来看。看了两页,便开始给尚宁洲写小纸条。

“想喝奶茶吗?”

尚宁洲轻轻瞟了一眼,将纸揉作纸团,精准地抛进垃圾桶,转头看了一眼沈思筝,他半耷拉着眼皮,其中充斥着不耐烦,满眼只有俩字——“不想”。

沈思筝换了张纸,又写:“今晚去吃饭?”

尚宁洲这次拿了笔,不耐烦地在上面刷刷写了两笔,然后攒成一个纸团丢回来。

“你自己解决。”

沈思筝瞪了他一眼,朝他做了个口型:“骗子!”

尚宁洲属于近墨者黑,此时的心态就是一个摆烂,骗子就骗子呗,反正他也不在意自己在沈思筝眼里的形象。

沈思筝将纸团摊开,在下面写:“我不想吃食堂。”

尚宁洲:“那你饿着吧。”

沈思筝气够呛。这弟弟真不懂事。

她忽然手托下巴,身子微微前倾着看向尚宁洲,眼神定在他身上,语调轻缓,带了点无奈的请求:“弟弟,你从了吧。”

沈思筝忽然开口,声音虽然不大,却在安静的图书馆里显得格外突出,周围自习的同学纷纷朝他们这边看过来,一副津津有味的吃瓜表情。

“你闭嘴!”尚宁洲语气再凶,也掩盖不住他通红的脸。

这是急的还是羞的?

沈思筝笑了下,见好就收,适时闭嘴。

还没到饭点,沈思筝的肚子就饿得咕咕叫。她这人一动脑子就贼容易饿,一饿就干不了其他的事儿,必须填饱肚子。回头一看,身边的尚宁洲像座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沈思筝强拉硬拽才把他从座位上薅起来。

尚宁洲站在借书处离沈思筝三步远的距离,垂着眼皮扫了眼她手里的书,乐了一声,问道:“你借的这是什么玩意儿?”

“小说啊,谈恋爱的,感兴趣?”沈思筝把书递到尚宁洲跟前,“借你看看?”

“这你倒是大方,我对这书不太感兴趣,你把另一本借我。”尚宁洲还惦记那本数学书呢。

“你还选上了?”沈思筝将两本书都塞进自己包里。“没事多看看言情小说,学习一下,大直男。”

“我突然想到一个事儿。”尚宁洲表情认真起来,好奇地看着沈思筝。

“什么?”他目光看过来的时候,沈思筝不得不承认,她有片刻的心慌,后来她琢磨半天,也不知道心慌源自何处。

尚宁洲微微歪着头,垂着眼看打量沈思筝,“你这副懒样子,到底怎么考上江北大学的?”

......

沈思筝真正的生日,是在这周五。叶敏在一周前就翻了日历,在10月20日那天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圈。

闺女又要长大一岁喽。

她天生喜欢热闹,总觉得这种日子必须有点仪式感,必须大操大办一下,况且女儿上大学离开家都一个多月了,她想死闺女了。

往年都是邀请闺女的同学来家里吃饭。今年孩子们都上了大学,常来家里的小孩没一个留在江北的,邀请谁呢?

叶敏想到了一家人。

上次和尚家吃饭,还是在沈思筝高考完那会儿,都过去好久了。

人就是得多走动,保持着联系才好。

沈思筝把自己的生日计划得很完美,一个人在宿舍点外卖,没想到周五一大早就接到了叶敏的电话。

“晚上回家来吃饭哦,给我家宝儿过生日。”

沈思筝还没睡醒,嗓子还有点蔫,“不回了,我懒得回了。”

叶敏对这事儿很来劲儿,丝毫没听取沈思筝的意见,“别介啊,都跟你尚叔叔那儿说好了,晚上那个尚宁洲去接你哈,他应该会跟你联系的。”

“啊?”沈思筝突然就清醒了。

“你记得到时候热情点,人家小伙子挺好的,相处相处呗。”

沈思筝:“哦,我热情,他要不是不搭理我呢?”

叶敏听她这话,八成是兴致不佳,她挺担心俩孩子相处不好的,她闺女性子温吞,行事随意,胸无大志还没谈过对象,呆呆木木的,她得多嘱咐几句,“怎么可能?尚宁洲那小伙子我见过,挺讨人喜欢的,回来聊天时多你就笑笑,多跟他搭搭话。”

“嗯,行。”沈思筝云淡风轻地答了一句。

她想着,以尚宁洲那副对她避之不及的模样,会答应来接她?

...

这一天过得似乎格外漫长,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沈思筝收到了尚宁洲发来的一条消息。

“6点南门,晚来一分钟我都不会等你。”

沈思筝还真迟到了。从来不拖堂的马原课老师居然破天荒地多讲了20分钟。

下了课,沈思筝淡定地往南门走,倒不是对尚宁洲有信心,她只是觉得晚都晚了,着急也无用。

20分钟了,尚宁洲并没有给她发消息催促,要么就是已经走了,要么就是在等她。

这两种情况不管是那种发生,她都不需要着急。

沈思筝哼着小曲走到南门,一辆白色的SUV朝她响了一声喇叭。

她走过去,驾驶位的车窗打开,尚宁洲探出头朝她不耐烦地问了句,“上不上车?墨迹蛋。”

沈思筝十分嫌弃他的用词,听着像小学生扯皮,她来晚了没理,便没反驳什么,“不是不等我吗?”她坐上副驾驶。

尚宁洲掏出一副墨镜戴上,“没等,我也来晚了,刚要走就看见你了,算你运气好。”

这墨镜瞬间给他增添了不少成熟男人的气质,他单手把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散漫地垂放在左侧大腿上。

车内有一股清淡的香气蔓延开来,沈思筝吸了吸鼻子,感觉这是尚宁洲身上散发的荷尔蒙味道,好闻得很。

她收回目光,道了句,“我运气一向还行。”

车开得还算平稳,沈思筝坐车时玩手机容易头晕,但什么也不干的话,她又会觉得无聊,往外张望了一会儿,便开始专心地看尚宁洲。

鼻子还挺高。就是戴了墨镜,看不到那双她最爱的眼睛了。

“别看了。”尚宁洲蓦地开口,墨镜遮挡下的眼往沈思筝这边瞥了一瞬。

沈思筝耍无赖,“就看。”

尚宁洲无奈,“不许看。”

“可是很迷人啊。”沈思筝说出来的话总是和话的内容形成巨大的反差,不听说话内容的话,她讲话语气的强调是乖乖的。

尚宁洲不理解她到底是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轻描淡写地说出如此油腻的话。

“你爱看就看吧。”

他破罐破摔似的丢了句话,将墨镜取下,砰地往旁边一丢,同时脚下油门猛踩,车瞬间加速起来。

沈思筝后脑勺一整个贴在椅背上,“弟弟,你能不能稳重点,年纪轻轻就这么暴躁,不好。”

她倒也不急,这大道一路畅通,没分岔路口,也没几辆车,吓唬谁呢。

尚宁洲身上带了点自暴自弃的颓废,“嗯,很暴躁,你最好离远一点。”

早知道她这么让人烦,上车前就不等她了。

沈思筝往四周看了一圈,“可是你的车就这么大,我没法远离,你下回换一个大点的车来接我。”

尚宁洲没理她。

车行至半路,尚宁洲的手机铃声响了。车载大屏上显示来电人是赵婧。

“洲洲,你们到哪了?”赵婧的声音有些急,听背景音还有些嘈杂。

“通顺路,到沈叔家大概还需要十几分钟吧。”

“你姐姐那边出了点事故,我和你爸爸得去看看她,你就跟思筝一块去你沈叔家里吧,我们不去了。”

尚宁洲迟疑两秒,说道:“好,我姐她怎么了?”

“被车撞了一下,说是骨折了,你别担心了,我和你爸去就行了。对了,送给思筝的礼物你顺道回家拿一趟吧,花买了吗?”

尚宁洲:“买了。”

“嗯,那就这样,你专心开车吧,我和你爸要去赶飞机了哈。”

电话被匆匆挂断。

沈思筝对他们母子俩的对话不感兴趣,但尚宁洲点了外放,她总不能堵上耳朵。

“你那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姐姐出事了?”

“嗯,你听见了还问?”

“随便聊聊呗。”沈思筝扭头往后座找着什么,果然有一束花,她惊喜地伸胳膊想去拿,没够着,“你真给我买花了啊?”

尚宁洲:“被迫的”

沈思筝心里美着呢,“之前我说我挺喜欢你的,你不拒绝也不接受,还送我花,是不是吊着我?”

尚宁洲哼笑了一声,“我闲的啊。”

沈思筝往后歪着脑袋打量,啧了两声,说道:“怎么就不承认自己的用心呢,这花一看就是经过精心搭配的啊。”

“那你去谢谢花店老板吧。”

尚宁洲丝毫不留面子给她,沈思筝也不生气,她知道尚宁洲没这么好的品味,大直男一个搭不出这么好看的花束,不过是想逗逗他罢了。

“你注意一点吧,这种行为,容易让我得寸进尺。”

她以提醒的语气说道,说完,转过头看外面的风景。天黑得越来越早了,在车上这么会儿的时间,夕阳就只剩了半个圆,天边一片微醺的橘红。

沈思筝也有快两个月没回家了,之前一心想摆脱爸妈的管束,现在看到自己家的小房子,还真有点想念。

车子停住,她后知后觉地发现已经到家了。“不是还去你家给我拿礼物吗?”沈思筝提醒道。

“买的项链,我不知道放哪了,以后再给你吧。”尚宁洲解开安全带,欲要下车。

“生日是今天,老弟!”沈思筝求礼物心切,拽住了他的胳膊。

尚宁洲些许无奈,“你不都有花了吗?找什么急要项链?”

沈思筝觉得尚宁洲这人真逗,谁规定的生日礼物只能要一样,都是她的礼物,她想在生日当天收到不是很正常吗?该不会是小气不想给?

“我就着急要。”

“再说吧,我不知道放哪了。”他直接将沈思筝的手拨开。

沈思筝坚持,“那你问问啊。”

“不问。”尚宁洲下车前,还朝沈思筝勾了勾嘴角,故意气人似的补了一句,“就不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