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狗狗眼 > 第6章 狗狗眼6

第6章 狗狗眼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尚宁洲还真回她的消息了。

是在两个小时后,沈思筝发了一条朋友圈。

【生活处处有惊喜】

配图是一张生日蛋糕。

尚宁洲发来消息,让她把朋友圈删了。

这朋友圈记录了尚宁洲屈辱的经历,沈思筝表示理解。

但她天生反骨,就爱和人唱反调。这个蛋糕她很喜欢,今天也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天。

她没删。

半小时后,尚宁洲把她给删了。

筝:“错了,宝贝,周末我请你吃饭,正式道歉。”

一个巨大的红色感叹号出现在屏幕中。

费了这么大劲加上的微信,前功尽弃了。

还挺有脾气。

牛什么牛啊,明明是他先骗人的,还找了群众演员呢!

人啊,总得为自己犯下的错误买单。

尚宁洲这也应该叫恼羞成怒吧。

沈思筝有预料到这种结果,也不气,更不着急。

她和尚宁洲的再度重逢充满了戏剧性。大学生活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她记得上二年级的时候,尚宁洲做她同桌,她就觉得很有意思。那会儿她和尚宁洲都不听讲,尚宁洲是提早就自学高年级的课程,而她是上课睡觉,或者吃零食,要么看课外书。沈思筝看着他一本正经认真学习的样子,就很想上前打扰。

她经常以不认识字为由,向尚宁洲请教字的读音和意思。见尚宁洲不拒绝,她便愈发放肆,后来直接让尚宁洲给她朗读。

喧嚣的课间,尚宁洲读故事很敷衍,带着点被强迫的不耐烦,声音很低沉,却跟有魔力似的,催眠效果极好,沈思筝听得犯困,到上课铃声响起,她刚好睡着。

多听话的弟弟啊,只可惜好景不长,他成绩太过优异,跳级去了高年级,导致她在换了同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上课都睡不好觉。

弟弟......

沈思筝忽的想起来,尚宁洲这小子比她还小三个月呢!

如今因为跳级,居然成了她的学长!

人生还真得努力,她这种消极怠工的人,早晚会尝到苦果。

现在就是爱情的苦果。

温小新:“朋友圈怎么回事?是那男的买的?”

筝:“不能是我自己买的吗?”

温小新:“以我对你的了解,不是你买的,这蛋糕这么少女,肯定不是你的审美。”

筝:“猜对啦。”

温小新:“这就么快就到手了!那小子看来也挺会啊,进展这么快,估计就想跟你玩玩,你小心点,傻妹妹。”

今天温故的话格外多,沈思筝忽略他的提醒,转而问:“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吗?”

温小新:“咋了?这我哪知道?”

筝:“你猜猜。”

温小新:“李富贵?刘守田?”

猜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筝:“尚宁洲。”

温小新:“靠!”

半天没再回复,大概是还在震惊状态中没缓过来。

筝:“这人人品也就一般吧,爱撒谎。”

她发了段语音给温小新,简单讲述了一下尚宁洲的劣迹。

她道:“明明知道他找人骗我,但我这人就是太善良太老实了,骗不了人一点,第一个跨不过去的就是我自己心里这道坎儿,这是做人的基本道德。”

温小新:“从你嘴里还能说出‘道德’两个字?我真新鲜!”

筝:“我又不是哑巴,说说还是会的。”

温小新:“所以你俩掰了?娃娃亲要作废了?”

筝:“为什么要掰啊?我打算修个双学位,报数学系,你帮我搞一张课表。”

温小新:“挺能折腾。”

刚才还说尚宁洲人品不咋地了,现在又要搞课表追人家。不过他只当沈思筝在说笑,毕竟她专业是医学,能分出多少精力来学别的?估计又是三分钟热度。

“为了追男人,这么上进了?”

沈思筝没回他。

第二天一早,沈思筝早早起来到喜剧社领任务。

她很少参加人多的活动,本来还有点犯社恐,到了才发现,这社团里的人一共也没几个,用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社长是个穿了一身运动服的大高个,看起来是个大忙人,来开会的同时还抱了个滑板,开完会办酒不见了人影。

沈思筝和坐在她旁边的一名梳着马尾辫的女生一块,被安排了入社的第一项任务——为下周要办的演出发传单。

马尾辫女生叫冯珊珊,和她一样是新生。

她俩到了指定的地点,站着发了半天传单,腿脚都累了,便回到临时搭的小棚子里坐着聊天。

冯珊珊知道的不少,她说这社团刚成立没多久,没作品没口碑,下周要举办的演出是他们的第一部作品。

“这作品好看吗?”沈思筝看着手里的传单,黑白打印,纸张质感一般,排版随意,看上去就风格很鲜明——草率。

“没看过,听说之前有展演过一次,根本没人来看。”冯珊珊凑到她耳边小声地说,“听说这个社团很佛,招新的时候,喜剧社都没去招新现场。”

“好像是没见过,我是被话剧社推荐过来的。”沈思筝如实道。

“推荐?”冯珊珊噗嗤笑了。“好吧,那我是被调剂过来的。”

沈思筝觉得她也挺幽默的。

“这不挺好?等咱们喜剧社发展壮大起来了,咱们都是元老级的人物。”

她往后一靠,活像个什么都不担心的无事小神仙。

“你心真大。”冯珊珊被她乐观的心态感染,顿时积极起来,跟打了鸡血似的,拿了一摞传单从位子上站起来。

“你干嘛去?”

沈思筝问。

“我去人多的地方发,这次咱得帮喜剧社把这个作品宣传出去!”冯珊珊信誓旦旦地说完,直奔附近食堂门口。

沈思筝看了眼外头的烈日当空,还是选择躲在小棚子下。

“你这是偷懒,懒死你算了!”

沈思筝正闭目养神,就听到一句斥责。

她怎么就偷懒了?刚才她发了一百来张传单,现在身上的汗都没干,休息一会儿怎么了?

这声音有点耳熟。

沈思筝睁眼,声音和脸对上了。

尚宁洲今天穿了套全黑色的运动套装,书包很随意地搭在右边肩膀上。他刘海好像比之前短了些,显得人精神了不少。

“你等会儿!”沈思筝喊住他。

尚宁洲瞥了她一眼,跟没看到人一样继续往前走。

“尚宁洲——”

还是直呼大名管用。尚宁洲停了脚步,不耐烦地转过头正要问她什么事。

沈思筝大步跨过来兴师问罪一般,“弟弟,你怎么变得这么没礼貌?”

尚宁洲低头看了眼手机,对面舍友宋驰正好回过来一段话。

“怎么叫偷懒了?这是有方法,只学重点,节省时间。”

“怎么没礼貌了?”他搞不明白沈思筝又整的哪出。

沈思筝道:“我哪偷懒了?来,给你一张传单,有空过来看哦。”

尚宁洲没接,他晃了晃手机,“别自作多情了,没跟你说话。”

沈思筝看见聊天框的语音,意识到这回是她误会了。

她将传单折了两下,轻轻塞进尚宁洲的口袋。

“剪头发了?”沈思筝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自己看不出来吗?”尚宁洲丢给她一个“这还用问?”的表情,他这次还特意换了家理发店,多花了200块钱做造型,结果出来的效果和20块钱的没什么两样,正郁闷呢,又遇上小扫把星沈思筝了。

沈思筝跟着他一路走,抽空给冯珊珊发了个信息,让她帮忙发一下,回头请她吃饭。冯珊珊很热心地答应,沈思筝便安心充当尚宁洲的小尾巴。

尚宁洲见状,皱着眉头问:“你不是在发传单吗?怎么又跟着我?”

沈思筝真诚发问: “来看演出吗?”

“哪天?”

“下周日晚上7点。”

“没空。”

真是跟她较劲呢!

“尚宁洲小弟弟,你不是也打算骗我的吗?”沈思筝质问道。

尚宁洲对她的这个称呼很不满意,直接拿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反击,“对啊,我就是个爱骗人的渣男,远离我吧。”

俩人说着已经到了图书馆。沈思筝就像块狗皮膏药一般,粘上了就很难甩掉。尚宁洲放弃了,任由她跟着。

不理她就是。

“你不管你的摊子了啊。”他问。

沈思筝:“我很负责的,已经找好人帮我管了。正好,我要来图书馆找本书。”

她要找的书叫《How to slove it》,辅修数学用的。她事先在手机上查了书的位置,但这是她入学以来第一回来图书馆,对里头的布局不太熟,还是请的尚宁洲帮忙。

“C区12排都是数学系的书,你看错了吧。”尚宁洲对那片区域很熟。

“没错,我就是借数学系的。”沈思筝道。

尚宁洲把她带到正确的位置,沈思筝很快就找着了书,回头发现尚宁洲跟柱子似的杵在原地不动。

沈思筝问:“你愣着干嘛?不借书了?我帮你找。”

尚宁洲有种帮了别人坑了自己的感觉,他用下巴指了下沈思筝手里的书,“我要借你这本。”

沈思筝顿了两秒,“啊——”

这还真不是她故意来和尚宁洲抢书的,温故给她发来的推荐书单里第一行就是这本。

“就这一本?”她退回书架看了眼。

“嗯。”尚宁洲明显不高兴,又不好意思从沈思筝那里要书。

从他严肃的表情上能看出来,尚宁洲非常需要这本书。估计还是急用。

沈思筝只是想拓展拓展涉猎,她倒是什么时候看都行,倒是可以把这本书让给尚宁洲先看。

可惜她不是大善人。

“商量商量?”尚宁洲叫住她。

沈思筝将书牢牢护在怀里,“可以啊。”

“微信加回来吗?”她不能失去这个大好机会。

尚宁洲还以为她会提什么无理要求呢,原来就是加微信,他松口气,直接晾出二维码,“扫吧。”

沈思筝麻利地一顿操作,“通过一下。”

“现在能给我书了吗?”

尚宁洲伸手就想拿书,沈思筝后退半步,将书护住,“干嘛,抢我书?”

尚宁洲瞪大了眼睛,从没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人!当面就敢反悔!

“不是说好了吗?”

沈思筝理直气壮道:“我又没说让给你。”

尚宁洲气到不行,在图书馆里又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压低了声音,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话,“那你想怎么样?”

沈思筝清亮的眼睛里泛着光,抿嘴一笑,一看就在憋坏心思,尚宁洲不喜欢这种被人拿捏的感觉,怕她提什么过分的条件,便先发制人,不情愿地说了句,“请你吃饭。”

“好啊。”沈思筝得意。

尚宁洲说完就后悔了,他何必自讨苦吃,书还没拿到,白搭进去一顿饭。

沈思筝觉得这个弟弟有点憨傻,伸手拽了下他的衣角,示意他去自习区那边。

“走,跟姐姐一起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