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狗狗眼 > 第4章 狗狗眼4

第4章 狗狗眼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尚宁洲刚回到宿舍,就接到了赵婧的电话。

“洲洲,我给你发了一个电话号码,是沈家小闺女的联系方式,你记得加上人家微信哈,有空的话今早跟她见一面。”

“知道了,我会的。”尚宁洲答应。

赵婧是他的后妈,从小为了讨得她的欢喜,他都会认真地做好赵婧交代给他的每件事,所以他在赵婧的眼里,一向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

尚宁洲挂了电话,将赵婧发过来的电话号码复制粘贴,搜索出来一个圆脑袋动画女生的头像,昵称叫“筝”。

他发送了好友验证过去,验证消息输了三个字【尚宁洲】。

之后,他将手抓饼丢给舍友,出门去水房洗漱,回来时,微信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尚宁洲想起暑假的时候,他受邀参加沈家庆宴,也没见到沈思筝。明明是为她金榜题名摆宴庆祝,主角却没出现。

尚宁洲倒也不是没见过沈思筝,上小学的时候他和沈思筝曾在过一个班,后来因为跳级,很快便成为了他的学长。

后来他搬家去了国外,就没再见过这个女孩,所以现在他脑海里对沈思筝的印象还停留在二年级,成天拉帮结派,在楼道里与其他班的女生互换零食,然后在上课时偷偷吃。

都说女大十八变,估计沈思筝的变化也很大,不然当时只会上课睡觉的小丫头也不会考上江北大学。

一直到临睡前,沈思筝都没通过他的好友申请。

尚宁洲本来对她也没多大兴趣,只是因为这娃娃亲是他母亲叶澜给他定的亲事,他母亲去世后,父亲再娶,这娃娃亲居然也没被忘记,赵婧一直都在为这事联络,尚宁洲就加了。他将验证消息改成【您好,我是尚宁洲】,重新发送了一遍。

对谈恋爱这事儿他没什么想法,随缘便是。至于他的娃娃亲对象沈思筝,只要不是像刚才拉他买奶茶那名女生就行,叽叽喳喳的,真烦,

*

那杯半价的奶茶最终便宜给了温故。

温故也不是爱占便宜的人,拿了奶茶后,回去帮着打听了不少的消息,果然捞到了有意思的瓜。

“巧了是不是,我刚给你打听了一下,你那个娃娃亲对象也是数学系的,听说长得挺帅,一个学院里的消息传的很快,你说你要是泡刚才那哥们,很容易露馅的。”

“我怎么感觉你这像是在偷情呢?”

要不是隔着屏幕,沈思筝看见这消息时很想将温故直接锤扁,她不打算理会。

从小到大她习惯了凭感觉做事,见到那双狗狗眼的那瞬间,沈思筝就知道,她一定得跟他这个人发生点什么。

手机被扣上前,又响了一声。

以为又是温故。

沈思筝没好气地打开,见到通讯录那里出现一个红色的小“1”。

“尚宁洲?”沈思筝自言自语地嘀咕。

还真来加她了。

沈思筝将手机一扔,直接爬上床早早睡了。

夜里,喝了奶茶的沈思筝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迷迷糊糊地感觉肚子越来越痛。肯定是吃烧烤吃多了。她不出意外地拉了肚子,回来后一点睡意都没了。

沈思筝开始玩手机看小视频打发时间。她有点强迫症,微信只要有个小红点就受不了。看到微信消息时还以为温故把小学长的联系方式发来了。

点开一看,不是。

她还真是睡迷糊了。现在才凌晨3点,温故就算不睡觉,手机店也不可能开了门。

又是尚宁洲。

他的头像是只小金毛狗,沈思筝点开来,微信名很简单,三个大写字母——SNZ。

“您好,我是尚宁洲。”

换了种更有礼貌的语气。

沈思筝盯着这句话噗嗤笑了出声,有相亲的感觉了。

她无聊,点了通过,也没自我介绍,只连发了三个小兔子的萌表情过去。

连发三个只是因为她实在睡不着,手抽风连着按了三下罢了。

要是尚宁洲这个点真能回复她,就代表他们两人有缘,沈思筝还可以见见这名不见经传的娃娃亲对象。

结果预料之中地没消息。

听说尚宁洲那小子从小就极度自律,不可能大半夜还跟她似的抱着手机刷短视频。

沈思筝大脑开始神游。

尚宁洲家里其实挺复杂的。

沈思筝记得他的亲生母亲车祸去世后,尚宁洲的父亲再婚,女方那边还带过来一个女儿,是比他大三岁的姐姐,但具体什么情况,沈思筝当时很小,没太搞明白。那会儿她跟尚宁洲在同一个幼儿园,小学时还当过同桌,沈思筝曾经拿各种零食诱惑尚宁洲,都没能成功拉他下水。

在她印象里,从二年级之后,尚宁洲就变得非常努力,学习就是他的全部,当他也用亲身实践证明了努力就有收获。他各种荣誉拿到手软,没多久就连跳两级,成了她的学长。

再后来他转学了,家也搬走了,沈思筝就再也没见过他,只听说他去国外上学了。直到她高中毕业,才听说他们一家已经回了国,两家又重新有了联系,她妈妈还开始操办起她和尚宁洲的娃娃亲。

沈思筝忽然想起来温故晚上给她发的那句话,“长得挺帅”,她当时怎么忽视了这一点?

要不见见?

如果小学长油盐不进的话.......

也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万籁寂静的夜里沈思筝思绪万千,情感也格外丰富。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原则,不能着急,一个一个来。

那晚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早上醒来,宿舍里空无一人。

她记得冯露童喊过她两声,她翻了个身没去理会。

等她成功起床的时候,手机显示10点05分,还有一条她不太熟悉微信消息,头像她不太熟悉。

SNZ:“最近有空吗?”

沈思筝把昨天晚上的事儿忘得一干二净,这才想起来昨晚她抽风通过了尚宁洲的好友,还给他连发了三个表情。

“不好意思,最近课多。”

沈思筝回了他一句,然后打电话催促温故去手机维修店拿手机。

“催什么催啊!我刚拿到手机了,等会啊,开机有点慢。”温故扯着嗓子吼了句。

沈思筝跟温故说话时虽然显得很着急,但其实还是挺泰然的,她放下电话后慢悠悠地去洗了个脸,回来就收到了温故发来的图片。

温小新:“我翻了老半天,还真找着了!”

截图中是微信主页的信息,沈思筝盯着那张图半晌,着实不敢相信这件事居然这么奇妙。

不会吧?

这就叫缘分吗?

为了以防万一,沈思筝特意输入了一遍截图中的微信号,屏幕中出现她和SNZ的对话窗口。

沈思筝想锤死自己。

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帅哥就在她面前。

万万没想到小学长就是尚宁洲。

这时,聊天框又多了一条消息。

SNZ:“好的。”

好的?

好什么啊好?!

沈思筝追悔莫及。

她想起暑假那会儿,她拿到江北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他妈爸摆宴庆祝那天,特意邀请了尚家,她当时没出席绝大部分是因为懒。她懒得社交,最烦一群人围在一桌说着违心的话。

又开始悔不当初。

她给尚宁洲发了条消息,“你今天上课吗?”

SNZ:“在上。”

筝:“哪里呀?”

SNZ:“逸夫楼。”

筝:“哪个教室呢?”

SNZ:“406,怎么了?”

尚宁洲在和他的娃娃亲对象说话时,和之前的态度完全不一样,问什么答什么。

沈思筝捞起书包就往逸夫楼赶过去。她掐着时间正好在课间到,尚宁洲就坐在第一排,他身边还有几名男生,这让沈思筝坐他身边的计划破灭。

“学长——”她站在门口特别热情地朝尚宁洲挥手打招呼。

尚宁洲身边的男生眼睛都直了,一副吃瓜的模样将视线从门口转移到尚宁洲身上,压低了声音问:“怎么回事啊老尚,有情况?”

尚宁洲刀了他一眼,“别提了,最近有点倒霉。”

沈思筝从后门绕进去,她挑了个便于观看尚宁洲侧脸的位置坐下。尚宁洲回头,正好和她视线对上,沈思筝欢喜地朝他抛了个媚眼。

尚宁洲神情淡漠地移开视线,沈思筝便给他发微信。

筝:“我也在这边上课。”

还有一句“是不是很巧”没发出去。

尚宁洲先发了消息,“沈小姐,上完课有空吗?”

沈思筝删了已经打好的几个字,改成:“有的。你叫我思筝就行。”

SNZ:“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可否请你假扮一下我女朋友?”

沈思筝见到这句话后特意抬眼看了眼前排的尚宁洲,他还在打字,手指在屏幕上轻按,好半天后才又发来一句。

“可能要求有点过分,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要是不答应也没关系。”

沈思筝噗嗤笑了出来,她不用想都能猜到尚宁洲打的什么算盘。

想找人冒充他女朋友来拒绝她的追求呗。

还找到她本人身上了。

现在她要是告诉他,她就是他的娃娃亲对象沈思筝的话,尚宁洲估计会尴尬得要死。

她忽然觉得现在的情势有趣了起来。

不如将计就计,像是在玩一场刺激的游戏。她想赌一把。

不顾后果无非两种可能:一是惊喜,二是惊吓。好的话尚宁洲可能会觉得他们两人有缘,兜兜转转都是她这个小烦人精。坏的话,尚宁洲没准会当场跟她翻脸。

她向来不是一个太在意后果的人,只图过程,心情好最重要。

沈思筝打了个哈欠,悠哉悠哉地输入了几个字。

“可以啊,不过你得陪我过生日。”

又补一句,“我寂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