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狗狗眼 > 第3章 狗狗眼3

第3章 狗狗眼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冯露童:“你都没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就发出邀约了?”

沈思筝:“这还用问吗?他都自己看电影去了。”

冯露童:“也不一定啊,没准是女朋友临时有事没来,哪有男生自己一个人去看电影的?”

沈思筝:“怎么没有?”

她还是坚持自己。冯露童听她认真的语气,惊觉她好像没开玩笑。不会真的喜欢上了吧?

“你这是要主动出击了?”

沈思筝:“当然,喜欢为什么不出击?”

“你帮我记作业了吗?”冯露童言归正传,对她来说还是学习更重要。

“嗯啊。”沈思筝递给她一个本子,“不仅有作业,还有笔记呢,重点。”

冯露童将本子翻开来看,惊呼一声,“你写的?你能听懂这课吗?”

“嗯啊。”

沈思筝高中那会儿曾看过温小新带回来的几本书,其中就有博弈论。

这真的是很惊世骇俗的事情——温小新寒假回家居然带了教科书,只是他一页都没翻,全被沈思筝读了。

“我就是打游戏的时候用它来当当掩饰。”温小新当时大言不惭地解释。

想到这儿,沈思筝记起她还有正事儿没干呢,急忙发消息给温小新。

筝:“你博弈论的书卖给谁了?”

温小新:“?”

筝:“快回答。”

温小新:“问这个干嘛?”

筝:“快回答。”

温小新:“我忘了。”

筝:“当心我把你被退学的事告诉小姨。”

温小新:“我真不记得了,当时在宿舍群里卖的,你等会我给你翻一下聊天记录,不一定能找着。”

沈思筝耐心地等着。过了好久他没回应,沈思筝以为没戏了,正想着别的办法,温故那边又有一条消息进来。

温小新:“再强调一遍,我没被退学!!!”

沈思筝觉得温故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肯定有事儿瞒着她。沈思筝了解他,如果真没事发生,他肯定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理都不会理她。

她迅速打字:“出来,请你吃晚饭。”

温故这人很贼,想要问清楚是什么事儿,她得把他骗出来才方便盘问。

温小新:“周末再说吧。”

沈思筝:“周末不行,周末我可能跟我的小宝贝一块吃。”

温小新:“小宝贝?谁?你刚让我找的那人???”

温故的脑子果然转的很快,一下子就猜到了。

沈思筝:“嗯啊。”

温小新:“你连人家微信都没有,就叫人家小宝贝?要不要脸?!”

沈思筝:“正是因为他是我看中的小宝贝,我才想要他的微信啊。”

温小新:“你是不是忘了你有个娃娃亲,那男的叫尚宁洲。”

沈思筝一想起这事儿就烦,她妈妈提也就算了,温小新也跟着凑热闹来烦她。

“你和我是不是一伙儿的?怎么也提那个烦人的尚宁洲?这年头还玩娃娃亲,说笑呢?”

她这句话发过去,温故直接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沈思筝接起电话,开门见山道:“出不出来啊,温小新,我都入学一个月了,连你半个人影都没见到,太不够意思了吧!”

“那——”温故犹豫片刻,“你等会儿,我没在学校。吃啥啊?”

沈思筝不假思索,“这么晚了,肯定吃烧烤啊。那事儿到底能不能搞定啊?”

温故道:“没找着,我换手机了,旧手机里可能有聊天记录,但是打不开了。”

沈思筝:“那就去修,学校旁边不就有修手机的地方吗,你带着,今晚修不好我睡不着觉。”

温故:“至于吗这么着急?”

沈思筝:“当然,十万火急。我整个人已经陷阱去了,为情所困,很难受的。”

“现在手机店都关门了啊。”

沈思筝者才意识到时间,她人一蔫,“明天上午,最迟11点。”

温故:“闭嘴吧。”

“半小时后去校门口,我去那儿接你。”

*

晚上的烧烤摊人爆满。

沈思筝很喜欢在街边的小摊吃烧烤,头顶星空,脚踩大地,晚风凉爽,这种亲近自然的感觉仿佛回到了童年。

“所以你要不要跟我说实话?”

沈思筝一边撸串一边说,她语气很平常,甚至可以用柔和来形容,但温故知道这些都是假象,沈思筝最擅长伪装了,他要是不说实话,她什么损招都能使出来。

“行吧,我跟你摊牌,不过在此之前咱俩做个交易,你替我保密,不要告诉我妈,你瞒着你未来老公找小情人这事儿我也不说出去。”

沈思筝严肃地纠正:“你这话里错误太多了。首先,咱俩还要做交易吗?从小到大我是爱告状的人吗?还有,什么叫我的未来老公?我俩见都没见过好吗?”

温故哼了一声:“你和你的小情人也好不了多少,不也连微信都没加吗?”

沈思筝对小情人这个称呼十分受用。

“你到底怎么回事?赶紧说,我发誓不会告诉小姨。”

温故抬了下眼皮,特意等沈思筝喝完可乐后才说道:“我休学去当兵了。”

沈思筝觉得他大惊小怪,就这事儿搞得那么神秘干嘛?

“这不挺好的吗?你也算为国效力了。”

“嗯,”温故点点头,“我打算留下来,服役期满后也不回学校了。”

沈思筝一愣,“大学生入伍,学校不是只给保留两年学籍吗?”

“对啊,管他呢,我不想读了,部队才是我内心的归宿。”

温故突然燃起激情。

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有点搞笑。

沈思筝细细想了一下,这事儿发生在温故身上,倒也不算惊世骇俗。他从小是个主意很大的人,做事不考虑利弊,只随心情。乐意就去做,不乐意打死都不干。就像现在,别人费九牛二虎之力都不一定能考上的江北大学,他说放弃就放弃。

温故拍拍胸脯道:“现在你表哥我可是特种兵,骄傲不?”

沈思筝默而不语,特种兵这个职业的危险性不言而喻,没想到温故主意这么大。

过了会儿,她道:“你跟小姨和小姨夫商量了吗?”

温故摇摇头,“我之前有委婉地提过,感觉他们不会同意的,所以我就先斩后奏了,日后机会了再说吧。”

“他们会理解的吧。”沈思筝道。

温故摇摇头,“可能吧,但肯定不是现在。”

说完又提醒她了句,“过段时间我可能都不在江北了,我妈那边要问起来,你先别说啊。”

“小姨要是知道了,我怕是也好不了。”沈思筝想起小姨那个脾气,不由得叹了口气,不过她答应了帮他保密,就不会轻易说出去,可这件事真的不容小觑。

“你考虑好了?特种兵可不是一般的职业。”

“当然。”

温故只说了两个字,但沈思筝从他眼里看到了不可动摇的坚定。

“保密哈。”温故不放心地提醒道。

沈思筝没说话,算是答应了温故。她虽不会说出去,但心里也知道这事儿早晚会让小姨和姨夫知道,到时候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明天你记得来修手机。”沈思筝转移话题,这次她真的心里没底,想了片刻,还是觉得应该尊重温故的选择。

“想着呢,这手机店又跑不了,你先答应我,保密。”

沈思筝道:“行,我支持你。”

她虽然担心,却也在心底觉得骄傲。

只是碍于温故这个人爱臭屁,总一副拽拽的模样惹人嫌,所以她没表现出多敬佩来。

温故大手一挥,“今天你可劲儿吃,吃不饱再点,哥哥请客。”

沈思筝眼神扫过路边,忽的定住。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她眼睛一亮,这么巧?

“有缘,真是有缘。”

“什么有缘?”温故不知她在嘀咕什么,只听到板凳划过地面的声音,沈思筝在他眼跟前噔地一下站起来,朝着马路边阔步走去。

“小学长——”

知道他不姓温,沈思筝便换了个称呼。

眼前的男生正手里拎着刚买的手抓饼往回走,听到声音,他本能地往回看了一眼,正见到沈思筝乐呵呵地朝他小跑过来。

“我不姓‘小’。”他一脸不悦。

短短两天时间,这是他第三次碰见这名女生了,最开始她喊他小帅哥,现在又喊他小学长,总之是喜欢在称呼前面加个小,很烦人。有了前两次一遇到她就没好事的经验,他打算快速离开这个“小扫把星”。

“那你叫什么?我知道你不叫温故。”

其实沈思筝想叫他小狗,不是侮辱人的意思,她是真的觉得他像小狗,眼里透着清澈的光,每天都朝气蓬勃,满是活力。

“你怎么知道的?”他不太喜欢回答问题,总是想方设法回避。

“因为我认识温故。”沈思筝如实道。

“哦。”

他没有因为自己的谎言被戳破而觉得慌乱或是抱歉,回了一个字就要走,也没有丝毫要告知自己名字的意思,沈思筝也没再追问,这个时候她强行追问效果只会适得其反,循序渐进她是懂的。

“你干嘛去?”

“回学校啊。”

“你出来买夜宵啊。刚上完课?你书包重不重呀,我帮你背。”沈思筝现在的行为颇有些舔狗的趋势,她倒也不在意,开心就行。

她过于殷勤,对方无奈地笑了下,“哪有女生给男生背包的道理?”

“怎么不行了?”沈思筝倒是一点都不在乎这些,“那边有家奶茶店,第二杯半价,新品很好喝的,我请你。”

男生拒绝:“我不喜欢喝奶茶。”

沈思筝直接一把将他拽过来,“你喜欢喝。”

男生终于不再淡定,喊了一声,“有完没完?听不明白人话是吧!”

他这句话提了音量,打破了不说话时的那股子高冷劲儿,反倒多了些活泼,让人觉得他也没那么沉闷。

他这样子,沈思筝觉得自己好像过分了点,有点愧疚,但又有种想要抛弃理智无礼一番的冲动,说什么也不放手。

她虽然人瘦,但力气很大,连拉带搡就将他带进了奶茶店。

沈思筝点了两杯新品,付了款。小学长站在旁边,对她慷慨解囊的操作无动于衷。

奶茶店有店员在悄悄看他们,小学长给她了个面子,没走。

沈思筝趁机询问:“你是数学系的吧,我有个事儿想拜托你。”

“你调查我?”

“没有,随便一猜。”

其实她是从温故那里知道的。因为这个人从他那买了好几本书,都是数学系的专业课。从他买书的时间来看,温故还猜出来他今年应该是大三。比沈思筝大了两届。

但他的长相委实和年级不相匹配,满脸的胶原蛋白看着比沈思筝岁数还小,白白嫩嫩有朝气,所以沈思筝喊他“小学长”。

“我对数学也蛮感兴趣的,所以我打算转专业,能不能请你当我的辅导啊?”

“转专业?你大几?”男生终于正八经地问了她一个问题。

“大一呀,我是新生,看不出来吗?”沈思筝笑容毫无保留地洋溢在脸上。

“大一新生才入学一个月,你就想转专业?”

“不行吗?”

“数学很难的。”

这话沈思筝不爱听了,看不起谁呢?

“很难吗?我很有数学天赋的,我高考数学考了满分。”

“哦。”

简短的一声淋漓尽致地显示了他的态度,就是不知道他是不信还是不屑。

对于他的怀疑沈思筝不以为奇,她长得确实不像好学生,平时也很懒散。

“那你答应我了吗?”

“答应什么?”男生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

“教我学数学。”

“没有。”

“那我追你,你答应吗?”

男生目光一顿,显然是没有想到她会在奶茶店说出这么大言不惭的话。

“不行。”他严词拒绝。

“为什么?你有女朋友?”沈思筝步步逼近。

“有。”

他回答的时候迟疑了两秒,沈思筝坚定,他现在还属于公共资源。

“那改天你带我见见她,我看看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跟你有什么关系?”男生很无奈,“反正不会是你这样的。”

沈思筝忽然一笑,因为他这句话露馅了。

“骗人是小狗。”她直勾勾看过去,对方被她盯得有些局促。

“叮——”奶茶做好了。

这声铃响得很不是时候,再晚两秒,沈思筝觉得她就可以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了。

走出店门,沈思筝将一大杯奶茶递到小学长面前,试图商量,“你能不能给我一张你们的课表呀?”

仰头的时候,两人目光相撞,对视的那几秒钟,沈思筝清楚地看到他那双卧蚕托住的眼睛,单纯,清澈,明亮,长着这样一双眼睛的人,话语再冷淡,神情里还是透着一股温柔。那是由内而外的,掩盖不掉的。

沈思筝甚至萌生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会答应。

但最终,这个男人直接粗暴地将沈思筝手里的奶茶一推,转身上了一辆小电炉,风驰电掣地驶离这个是非之地。

只留下一句没什么起伏的话在沈思筝耳边兴风作浪。

——“你自己拿回去喝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