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狗狗眼 > 第2章 狗狗眼2

第2章 狗狗眼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冯露童听完沈思筝的讲述,非常佩服沈思筝的勇气,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还能坐在别人旁边若无其事地看完电影。

“我夜盲,换位置很麻烦。”沈思筝风轻云淡地解释。

“得了吧,你就是看上那小帅哥了。”

“不行,脾气太臭,我喜欢乖的,可爱的。”沈思筝回想起电影结束他们立场那会儿,那男人的脸臭得厉害,嫌弃地将那桶爆米花直接丢给了沈思筝。

“送你了,下次别乱吃别人东西。”

沈思筝抱着两桶爆米花想了下,明白了。小帅哥和冯露童的票拿错了,一开始她看都没看自己的票,直接跟着冯露童去了错误的位置,等上完洗手间回来,她按照电影票上的位置,一路摸到了小帅哥的坐位旁边,这就是闹剧的开端。

晚上,沈思筝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手机屏幕上出现一串不认识的电话号码,沈思筝接起来后,居然是话剧社的社员,对方说她不太适合话剧社,但觉得她很有潜质,给她推荐到了兄弟社团——喜剧社。

沈思筝是个乐天派,报名反正也只是图个乐子,喜剧社反而更合她的心意。

冯露童看着她乐呵呵的模样,说了句,“喜剧社确实更适合你。”

沈思筝认真了,追着冯露童问,“你也觉得我适合搞喜剧?为什么?我身上哪点幽默打动了你?”

冯露童只在心里道:浮夸的演技。

*

沈思筝就料到冯露童不会白白请她看电影,她心里打了小算盘,让沈思筝帮她去上一门无聊的选修课。

“你不是从来不翘课吗?”沈思筝自己的课都懒得上,半步路都不想多走。

冯露童双手合十,“我报了一个研讨班,时间冲突了,你就帮我去一次,就一次。”

所谓拿人手短,吃人手短。沈思筝拿了她的电影票,吃了她的爆米花,这点小事没理由拒绝。

上课的地点在北校区,和主校区隔了一条马路,总归就是很远,靠双腿走着去,大概得需要二十分钟的路程。沈思筝原本要极限换教室,下了课就撒腿往北校区赶,但意外总有发生,上节课老师拖了会儿堂,沈思筝出来时校门口的共享单车都已经被骑走了,只剩她在光秃秃一个人马路边上凌乱。

她紧了紧鞋带正要来个百米冲刺,一名鸭舌帽男生骑着共享单车在她边上停下,连车都没锁就进了路边的便利店。

沈思筝眼睛都亮了,赶紧抓住这根救命稻草。她十分遵守规则地帮忙锁了车,然后开锁,一路猛踩着脚蹬赶往上课地点。

北校区的教学楼她第一次来,还不太熟悉,绕了半天才走到正确的走廊。

“借过。”一名男生从她身边像一道疾风一样跑过去,消失在转角,沈思筝怀疑自己眼花了。

这么快吗?

她记性好,一眼就认出这是刚才去便利店的男生,眨眼间就到了教学楼。

低沉的上课铃声响起,沈思筝抹了把汗,慢腾腾地赶在铃声结束之前赶到教室。

她第一次来,没经验,竟是没想到这节课的老师已经开始点名了,台下的学生也都板板正正地坐好,她这个后来的人显得十分突兀。

“冯露童——”

“冯露童?没来吗?”

沈思筝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今天她的角色是“冯露童”,急忙答了一声“到。”

“赶紧找个座位坐下哈,咱们开始上课了。”讲台上鬓角发白的老教授斜睥了她一眼,肃声催促。

沈思筝扮作乖巧地点了下头,选了个就近的位置坐下。旁边男生戴了顶黑色鸭舌帽,这身打扮看起来有点眼熟,“咦?我是不是刚见过你?”

沈思筝看着他额角的汗,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原来当时他没锁共享单车,是因为买完东西还要赶着骑来上课。

正赶上她也着急上课,沈思筝那会儿没想那么多,误打误撞就将他的车骑走了。

沈思筝有点愧疚,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八成是跑着来的,居然比她到的还早。好快呀。她暗暗感叹一句,刚想开口道歉,见到鸭舌帽不疾不徐地拿出书本,一边摘下帽子,一边冷淡地怼了句,“骑了我的车还到得这么晚。”

虽然声音小,但沈思筝耳朵灵,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这声音和语调都很熟悉。

沈思筝脑海中忽然响起昨天在电影院遇到的男生,他对她说的唯一一句话:“送你了,下次别乱吃别人东西。”

都是桀骜又十分嫌弃的语气。

她心中生出几分歉意,转了头正要解释,正对上同样看过来的那双眼睛——那双招人喜欢的狗狗眼。

这回他没戴口罩,整张脸在眼前展露无遗,果然没让沈思筝失望。

他脸型很顺畅,鼻梁高,嘴唇不算很薄,有尖尖的唇峰,三庭五眼比例极好,典型的国泰民安脸,清亮得像玻璃珠一样的眼睛里带着满满的少年感。

他穿的卫衣是学校每年都会发的文化衫,今年他们刚入学的新生还没有拿到,所以他是学长?

不像。倒像是高中生。

他态度不佳,沈思筝觉得自己也挺无辜的,但她对这双狗狗眼欲罢不能,只故作害羞地眯了眯眼,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温声道了句:“抱歉啦。”

对方没再回话,认真地看向黑板听课。

天知道冯露童为什么选修要选一节博弈论,沈思筝听得打瞌睡,回头的时候看见旁边的小帅哥正在奋笔疾书,不一会儿笔记本就被他写满了。恍惚中,沈思筝竟然觉得这个情景似曾相识,也想不出在哪见过。

梦里?

她打了个哈欠,用手托着下巴,看似在听课,实则早已神游去见了周公。等课间时,沈思筝伸了个懒腰,散漫地靠在椅背上转头跟小帅哥搭话。

“同学,能借我抄抄你的笔记吗?”

对方似乎不太想跟她说话,轻瞥了她一眼后麻利地将本子推了过去,“看得懂你就抄。”

“要是看不懂呢?”沈思筝后面还有一句话,“你会给我讲吗?”还没说出口,就被人堵了回去。

“看不懂就乱抄。”

他显然一副“别来烦我”的神色,说完,托着下巴闭目养神,有阳光照在他脸上,沈思筝觉得他像只晒太阳的小狗。

“哇,这么详细。”沈思筝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投以钦佩的目光,

男生对她的夸奖无动于衷,说话时连眼睛都没睁一下,“快点,上课前你得还我。”

见他不吃夸奖这一套,沈思筝及时收手,照着他的笔记胡乱写了几行,在上课铃响之前,将本子物归原主。

“给你。”

“抄完了?”男生惊讶。

“就抄了你标重点的那部分。”沈思筝不想戳穿他本子上写了好多没用的话。

她知道哪是重点吗?男生往她的本子上瞟了一眼,上面零零星星写了几个字和一串公式。他心里了然,这人根本就不是想抄笔记,肯定另有所图。

他当即收回笔记,宝贝一样护在手里,还用又细又白的胳膊挡住,生怕被人夺走。

沈思筝将他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心里不禁一动,觉得他好可爱。

人好像都有一个共同点,喜欢谁就想给谁买好吃的。沈思筝想请小帅哥吃饭。

第二节课她有的忙了。

先是回了叶女士的微信,都是些无关痛痒的日常询问。沈思筝寥寥回了两句,然后开始找饭馆,她大脑已经开始畅想自己和帅哥共进晚餐的情景了。

叶敏:“闺女,这周末有安排吗?要不见见尚家那小伙子?你俩在一个学校多方便啊。”

筝:“不要,这周有事。”

她要和小帅哥去吃饭呢,前提是人家答应的话。

叶敏:“啥事?”

筝:“学校的事。”

叶敏:“那你俩先加个微信,妈妈把你的微信推过去,你俩加个好友哈,先聊聊也行。”

沈思筝烦死这个尚家那小子了,她跟尚宁洲有了娃娃亲这层关系,现在加微信就跟相亲一样,她不喜欢相亲,觉得很尴尬。

既然要泡身边这个小帅哥,就不能跟自己的娃娃亲对象来往。

沈思筝自然不会加他微信,她搪塞几句便继续去找约会场所了。

熬到下课,沈思筝问小帅哥:“小帅哥,你周末有空嘛?”

“别叫我小帅哥。”

沈思筝从善如流地改了个称呼,“好吧,学长,那你叫什么?周末有空吗?”

“没空。”他只回答第二个问题。

一阵风从窗户吹进来,书页随风哗啦啦翻动着,正好停在第一页,沈思筝眼尖地看到了书页上写的名字——温故。

“你叫温故?”

“嗯。”小帅哥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将书包往肩上一背,“麻烦让一下。”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吗,周末去学校旁边那家港式餐厅怎么样?我请你。”

“请我?”小帅哥对这件事表示很突然。

“报答你,给我吃爆米花,还把自行车让给我骑。”

“那是让的?”小帅哥一副别自作多情了的表情哼笑一声,长腿一跨,直接跃到前一排,绕道而行。

沈思筝在他走出教室的前一刻喊了句,“周六中午11点我在那家店门口等你。”

教室里没走的同学都在看她,沈思筝没心思管这些,她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忘记要微信了。

她懊恼地敲了下头,想到他那副傲慢无礼的态度,估计她刚刚要了微信,他也不会给。

毕竟是个连名字都不告诉他的人。

书页上那个温故肯定不是他的名字。

沈思筝刚才只是试探一下他乖不乖。

她看出来了,那本书很旧,八成是他图便宜淘的二手书。

而温故是她那个大冤种表哥温小新的真名。

没想成这小帅哥不仅不乖,还一点诚意都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