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狗狗眼 > 第1章 狗狗眼1

第1章 狗狗眼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十月的江北,潮热总算退去几分,屋子里大开着窗,从外面吹进来的风也算是给这间拥挤狭窄的宿舍添了些凉爽。

沈思筝捧着半个比脸还要大上一圈的西瓜,正用勺子舀着吃,听到一声门响,便见舍友冯露童推门进来,整个人抖成了筛糠。

“我的筝,你是还在过夏天吗?这大冷天的,你穿着短裤吃西瓜?”

冯露童一边说着,一边去关窗,嘴里不停念叨着冻死了。

“我很热啊。”沈思筝不紧不慢地舀了一勺给冯露童,被无情拒绝,顺带又被她调侃一句,“你有内力,怎么这么抗冻?”

“有那么冷吗?”沈思筝不以为然,将那口红艳艳的西瓜放进自己嘴里。

“你去外面站会试试。”冯露童道。

“好吧。”沈思筝不与她多说,她自小火力旺,不怕冷只怕热,跟男孩子似的,她妈妈总说女生要注意保暖,可她只怕自己被热死。

在她的要求下,窗户被留了一个小缝。

“你今天又没出宿舍啊?”冯露童看了眼瘫在椅子上的沈思筝。

沈思筝指了指桌上的西瓜,“出了,买西瓜。”

“这不算,我是说出去学习。”

沈思筝摇摇头,纳闷儿有什么可学的。

都大学了,难道她还要跟高中似的被迫把一整天都浪费在教室不成?

开学一个月,大学的日子没想象中的那么有趣,她有点失望。

周围依然很多埋头苦学立志成为佼佼者的人。舍友冯露童就是其中之一,这人不仅自己努力,还看不得别人颓废,经常对沈思筝不思进取的行为进行批评教育。

但沈思筝吃不了那个苦,只想当普普通通的绿叶,享受阳光的恩惠就行了。所以她秉持着及时行乐的理念,每天浑噩度日。

同样是浪费时光,显然浪费在宿舍更舒服。

冯露童不愧为学霸,在批评教育的时候还会“引经据典”,这会儿边给自己泡了杯养生茶,边说:“思筝,你听说了吗,数学系之前的系草,天天旷课打游戏,结果科科都不及格,被勒令退学重新读高中去了。”

“数学系的系草?那个留着寸头的大高个儿?”沈思筝抬起眼皮,想了一下为什么冯露童要用“之前”来形容他,现在不是了?

“你认识啊?”冯露童也没太见怪,系草嘛,肯定引人注目。“要重来一遍高中那累成狗的生活,多惨啊,长得再帅也没用,咱可不能学,就别说退学了,万一哪科不及格,你还得补考,多麻烦啊?”

“累成狗?不会吧。”沈思筝漫不经心地说,她高中也没觉得累,“我没旷课打游戏啊。”

每节课她都去上了,只是觉得无聊,中途经常睡着。估计是因为她这散漫的学习方式,让她成了冯露童眼里好吃懒做的学渣。

不过她确实是好吃懒做,所以没再说什么,转而扯了个其他的话题。

“对了,我今天去买西瓜的路上,见到有个社团在招新,是话剧社。”

她最近一直想找点新的乐趣。

沈思筝这人懒散久了会觉得无聊,时不时就喜欢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发泄发泄精力。

她学过钢琴、古筝、骑马,但这些都是一学就会,她这人又三分钟热度,谈不上真正的热爱,所以总觉得没意思。

事情太容易做成,便很难感受到其中乐趣。

就像学习一样。

沈思筝不太理解为什么那么简单的题目老师要在课堂上讲那么多遍。

她小学的时候是老师家长眼里的天才儿童,但后来,她发现当好学生太累了,确切地说是约束太多,要给其他人树立榜样,要当班委管着那些调皮捣蛋的小孩,要参加各种竞赛为班级拿荣誉,她懒得弄这些,便开始假装成绩差的坏学生。

这样做顶多是被人感叹几句江郎才尽,题目深了脑筋不够用了,但日子却快活不知多少倍,沈思筝觉得挺好的,便一直装到高考。

高考后,她考上了全国数一数二的江北大学,众人都以为她是超常发挥,纷纷感叹她命好,但其实只是因为六年来沈思筝第一次认真答了卷子。

她不喜欢将时间浪费在不感兴趣的事情上,虽然花点心思也能做得很好。

这会儿,她的兴趣全在那张话剧社的宣传册上面。

回想着去报名面试时被要求演绎的桥段,像是有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渐渐打开。

“你要不要一块来?这招新一直持续到下周呢。”沈思筝极力推荐。

“面试什么了?”

“就演一段。”沈思筝说着来了兴致,起身一把将冯露童从椅子上拽起来,“露童,我给你演一遍,你帮我看看我演的好不好呗?”

冯露童表示愿意,沈思筝便当即在原地来了一场浮夸的苦情戏,表演完后谦虚地说了句“献丑了。”

冯露童看过后连连感叹,震惊不已,她说献丑,当真是一点不谦虚,活了二十年她还从未见过如此笨拙且浮夸的演技。

“怎么样?”她兴致勃勃地问。

“挺好的......”

冯露童不想打击她的积极性,只能勉强挤出几个字,鼓掌的手敷衍了事地拍了一下,好像鼓掌声大一点都是对职业演员的不尊重。

“你怎么突然对话剧感兴趣了?”她问。

“因为待着很无聊啊。”沈思筝回到座位上看了一眼手机,眼里略过一丝急躁,她演的既然还可以,怎么还没收到面试通过的电话?

冯露童不想打击她,顾而言他道:“那咱去看不就行了?走,我请你看电影,去不去?”

沈思筝觉得可以,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电影院人不多。冯露童很贴心地去买了爆米花。

“无事献殷勤?”

沈思筝想抬头看看今天的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只看到一片漆黑,才意识到夜幕已经降临。

“拿着!我去取票!”

沈思筝手里被塞了一大桶爆米花,找了个位置等冯露童。她瘫坐着往嘴里一个个扔爆米花,掏出手机给温小新发消息,“你被退学了?”

那边回过来毫无感情的四个字,“闲事少管。”

沈思筝揣摩着他说话的语气,觉得这八成是真事儿。数学系的系草,除了温小新,也别没人能当了吧。

她幸灾乐祸地打字,“小姨要是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

“闭嘴!”温小新在那边定是炸毛了,过了会儿,又来一句,“你哪儿听的谣言?”

沈思筝皱了下眉头,谣言?没被退学?原想看看她这位从小无法无天的表哥怎么栽跟头呢,没想到是“空欢喜”一场。

不过想想温小新也不可能被退学,她妈妈这边的人都很聪明,温小新自小也是天才少年,最擅长临时抱佛脚,平时打游戏打得比谁都凶,等到考试前留一晚上看书,基本遇不到什么难题。

“闲事少管。”沈思筝复制了他的话后,气愤地放下手机,抬眼便见冯露童在和一个小帅哥有说有笑。

“有这好事居然不带我?”沈思筝嘀咕一句,忙起身过去凑热闹。

冯露童见她走过来,笑着介绍道:“这是我同学。刚这机器出问题了,票卡在里面没出来,是这位帅哥帮忙弄好的。”

“这么厉害?”沈思筝赞叹不已。语气夸张,演技拙劣。

冯露童着实没眼看沈思筝脸上花痴的模样,想拉着她快走,沈思筝的眼神却像被勾住了一样,定在小帅哥身上收不回来。

冯露童这桃花运不浅啊,小帅哥虽戴了口罩,可单看他的眉眼,沈思筝就喜欢得紧。

他是单眼皮,眼角弧度偏圆,眼尾不长,却微微下垂,被卧蚕半托着,像狗狗眼,漆黑的瞳孔中点着亮晶晶的光,平添几分惹人怜惜的无辜感。

“没有,敲了两下而已。”小帅哥嘴上虽然很谦虚,但丝毫没掩饰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说完即刻就转身走了。

冯露童觉得丢人现眼,用手挡住沈思筝的视线,拉着她往检票口走,“别看了。”

沈思筝还在回味,“声音也挺好听。”

*

电影还未开始,沈思筝就因为西瓜吃多了感到内急。她向洗手间狂奔而去。回来时影院的灯已经暗了下来,突然意识到来的时候她就只管跟着冯露童走了,也没在意她们是在第几排第几号,幸亏冯露童当时把票给她了,沈思筝从兜儿找出皱皱的电影票借着手机屏幕的光看了一下,第7排6座。

她摸黑过去,找到正确的位置才松口气。她其实有点夜盲,不太喜欢身处黑暗的环境。

电影是部爱情片,开头便是一段分手的桥段,沈思筝自然而然地想起自己面试话剧社时演绎的剧情,此时此刻,身处黑暗,受限的视野却她的思绪豁然开朗。

怪不得她一直没收到面试通过的电话!

沈思筝悟了,她当时就应该像电影里这名女主这样演。

她为自己拙劣的演技感到羞耻,心中失落,不由得握住了冯露童的两根手指。

对方正在夹爆米花,被沈思筝这么一握,哆嗦一下,爆米花落在沈思筝手心。

沈思筝也不是想抢爆米花吃,她只是内心受伤,想从冯露童那儿寻求安慰,便用大拇指抠了抠她的手心,然后将那颗爆米花物归原主,贴心地送到了冯露童嘴边上。

“我悟了。”她叹着气感叹。

冯露童没说话。

沈思筝自顾自地低声叹:“我知道为什么我接不到话剧社的电话了,是我的的问题,我的演技还得磨炼。吃啊。”

她手举得酸了,催促对方张口,正巧这会儿她手机响了起来,在电影院里显得格外刺耳,沈思筝不耐烦,直接将爆米花塞进了对方嘴里。

手机屏幕居然显示来电人是冯露童。

这人打什么电话?

沈思筝将电话挂掉,转头看向刚刚被自己喂了爆米花的人。

朦胧中,一个陌生的面孔渐渐变得清晰。是个男人。

作者有话要说:开新文啦,“蒸蒸日上CP”来啦。

另外打个广告,《早婚》出实体书啦,出版名是《赴约》,已经上市了,网上都能搜到哦,希望大家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