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妄欢 > 第52章 山雨欲来

第52章 山雨欲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云若周携驸马入宫那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她从容地挽着容清的手给皇帝和太后请安。

皇帝虽然不喜欢容清,却也没有故意摆脸色让他难看。

太后则是很满意,脸上的笑容一刻也没有收住。

一起用过膳后,太后将容清拉到一旁。而皇帝则与云若周来到御花园。

池中荷花开的正盛,几尾锦鲤在水中游来游去嬉戏。

“周儿,可后悔?”

他的女儿是否真的喜欢容清,他岂会不知道。

“父皇,这条路是儿臣自己选的,往后任何后果儿臣都会承担,不会后悔。”

一阵微风吹过,皇帝咳嗽了两声。

云若周目光中透露出担心,她父皇身体一向康健,怎会无缘无故咳嗽起来。

看出她的担心,皇帝摆摆手,示意他没有事。

“想来是少时落下的毛病,果然是老了啊。”

皇帝叹息一口气,目光中似乎还有淡淡的愁绪。

“可是辰逸他似乎是还没长大,总爱意气用事。就如当初他死活要与姜家嫡女退婚,朕本来想打断他的腿的。看到他时恍然间仿佛又看见了你母后,她最大的心愿就是你们能平安幸福,朕突然就下不去手了。”

皇帝又咳嗽两声,佝偻着背,看起来像是苍老了几十岁。

“朕想着,若他真的不喜欢姜蓉那丫头,朕也不能强求,那样只会害了他们两人。可是朕又不放心……咳咳……”

云若周走上前去,拍着皇帝的背给他顺气。

“朕担心朕走了以后,辰逸会感情用事,受人拿捏。也担心摄政王会趁机作乱,虽然已经收了他一半兵权,但朝堂上他的党羽并不少咳咳……”

“父皇,别说了……”

皇帝笑了笑,握住了云若周的手。

“若周,若你是一个男子就好了。朕可以放心地把江山交给你,就不会如此担心了。”

远处的灌木丛动了一下,一只小猫钻了出来跑走了。

“父皇,女子不输给男子的。女子并不比男子差,儿臣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女子而羞愧!”

“云辰逸是儿臣的亲弟弟,纵使他做了许多混蛋事,但只要他未来是个明君,儿臣定当竭尽所能助他,帮他稳固朝堂!更何况,父皇正当壮年,说这些话作甚!”

皇帝爽朗一笑,摸了摸云若周的头。

“朕的周儿果真是朕的小棉袄啊,颇有几分你母后当年的风范。”

云若周看着皇帝的背影,心底总是闷闷的,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家宴过后,云若周特地去太医院问了太医,询问皇帝的身体状况如何。

太医院的人回答十分一致,很康健,并没有什么异常,咳嗽可能真是少时落下的毛病。

虽然这样说,可她总是放不下心来。

回公主府的马车上,云若周与容清相对而坐。

“太后同你说了什么?”

容清想起太后给他塞了一瓶丹药,说将这个给公主服下,可以让他们早日拥有孩子。

“没什么,就是想要让公主怀个孩子。”

“没了?没给你什么别的东西?”

容清点点头,又想起什么似的从腰间掏出一个小瓷瓶。

他脸色微红:“这个是太后给的药。”

云若周瞥了一眼,眉尖轻蹙。太后怎么没有给他虎军的军令,还是说太后现在不相信他?

容清作为容家嫡长子,为什么不知道虎军令?

云若周敛下眼眸,转着手上的帕子。

“容清,你可知道虎军令?”

闻言容清的手一顿,却又很快恢复正常。

“若是殿下需要,我可以替殿下打听一番。”

容清笑得人畜无害,温温柔柔地。

云若周眸中冷意划过:“你可知道那个意味着什么吗?”

容清回答地极为认真:“殿下完全可以放心我,既然我已经与殿下达成合作关系,我就和殿下在一条船上。殿下与我命运与共,我自然会达成殿下所愿。”

他不想背上乱臣贼子的名头,他毕生所愿只是能够在官场上闯出一番天地。而公主恰好能满足他这个愿望。

虽然他自小在容家长大,又是容家的嫡长子,但家中长辈从来没有给他说过虎军令这个东西。

或许可以旁敲侧击,看能不能套出话来。

“殿下尽管放心,我会尽快弄明白这件事情的。”

云若周轻轻点头,手支撑在额前,靠在马车墙上合上眼。

长长的睫毛洒落,在眼睑下投下浅浅的阴影。嫣红的嘴唇紧紧抿着,与素淡的蓝色衣裙形成对此。

清冷孤傲,美得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容清看得入了迷,喉结微动。

马车一个颠簸,容清刚伸出手去,云若周猛地睁开了眼。容清讪讪地将手收回去,紧张地挠挠头。

相顾无言,容清抿着唇没有开口说话。他偏过脑袋,云若周眼尖地发现了他耳朵上的绯红。

云若周闭了闭眼,温声问道:“对于官职满意吗?”

“很满意。”

再次沉默,马车内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氛围。

几天后,云若周在书房里练字,一道黑影落在书桌前。

此人叫影九,是云若周从暗卫营中提出来的。他在暗卫营里年纪最小,却最聪明伶俐。

他将两封信放到桌子上。

云若周瞥了一眼,继续将手里的字写完。

“殿下,其中一封是调查了式玉的结果。幼时她与姐姐相依为命,只是后来乞讨遇见歹人,那人想卖了她们赚钱。两人逃跑途中姐姐不幸遇难,她也阴差阳错入宫做了宫女。”

“另一个是调查言一侍卫的。言一侍卫在做暗卫之前是一个孤儿,与师父相依为命,后来沦为乞丐遭人殴打,幸亏遇见殿下才得以进入暗卫营。对于殿下所说的十七八岁的少年郎,言一并未接触过这类人。”

云若周执笔的手一顿,纸上晕染出一团墨迹。

“好,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

影九领命退下,室内只剩下云若周一个人。她将毛笔放下,芊芊玉手拆开信封。

读完后将信放在烛火上引燃,很快燃烧的只剩灰烬。

式玉,虽然你隐藏的非常好,但终究有一点你没想到。信上所写关于式玉姐姐的特征,皆与丽妃一一对应。她前段时间无意间恰巧翻到了有关丽妃的记载,让她将现如今一切都联系起来。

那封说皇帝不是太后亲儿子的信,铁定是式玉所写。连她之前收到的那封信,也出自她手。她这一系列动机不难猜,她与丽妃自小相依为命,丽妃蒙冤而死,她自然是为了给丽妃报仇。

可是她为什么窝藏在太后身边这么多年,中间有无数机会可以动手,为什么她没有下手呢?

云若周想得头疼,晃了晃脑袋,坐在一旁的贵妃榻上。

父皇不是太后的亲儿子,那么父皇的生母是谁?

一个大胆的想法自脑海中升起,云若周惊出一身冷汗。

不是太后所出,太后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不是她亲儿子,式玉对此又了如指掌,难道说这件事是式玉一手做的?

眼下看来,式玉对她似乎没有敌意。按照推算,她帮助她,可能是因为丽妃的缘由。

既然暂时不是敌人,她这边可以先缓口气。

云若周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这两天容清很上进,而且他没有辜负她的期待一步一步往上爬。

她暗地里收集了好多关于傅迟宴党羽各种把柄,将它们交给容清,他们又联合几个文官上书讨伐。傅迟宴的人被除的差不多了,朝堂上的那些空位也被能人志士所取代。

事情似乎都在朝着她所想的方向发展。

为了放松庆祝一下,云若周在公主府摆了个小宴席。

宴会进行到一半,皇宫突然传来皇帝病重的消息。

云若周心里咯噔一声,手上的筷子“咔嗒”掉在地上。

等云若周跑到皇宫皇帝寝殿时,皇帝已经奄奄一息了。

听文莱公公说云若周来了,他的脸上浮现出笑容来,强打起精神朝着云若周挥手。

“周儿,来,到父皇这来。”

语气温柔地像是在哄小孩子。

云若周的泪水再也绷不住,小跑着扑通一声跪在龙榻前。

“父皇,你怎么了?”

皇帝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下去,只留下云若周一人。

皇帝抚摸着云若周的头,叹息一口:“遭人暗算,命不久矣。”

云若周泪流满面:“是谁?儿臣这就去杀了他!”

皇帝摇摇头,语气缓慢,气若游丝:“周儿,你这么多天的努力朕都看在眼里,你是一个好孩子,打小时候起你就比你弟机灵……咳咳……”

皇帝说了几句话就剧烈咳嗽起来,云若周心疼地拉过他的手。

“父皇你别说了,儿臣太医呢,儿臣现在去找太医,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皇帝摇摇头,紧紧抓住云若周的手:“没用的,太医已经说了回天乏力。”

云若周哭得满脸都是泪水,她已经失去言一了,她不能再失去父皇了。

皇帝一手拉住云若周,另一手从枕头底下掏出明黄色的圣旨。

他将圣旨按到云若周手里:“这是传位圣旨,朕已经召姜太傅入宫了。只怕朕是等不到他了,你拿着它,到时候让姜太傅宣读圣旨。”

云若周哭着点头,她又体会到了那种无助的感觉。

皇帝安心的点点头,看着明黄色的纱帐,他仿佛看到了谢燃。

他笑着伸出手去,口中呢喃着“燃儿”。

看着猛然落下的手,云若周泣不成声。最疼爱她的父皇,现在离开她了。

云若周擦擦眼泪,捧着圣旨站起身来。她还未开口叫人,寝宫门被人一脚踹开。

云辰逸目光阴狠,寒刃直指她的额头:“明华公主谋害皇帝,即刻起囚禁公主府,听候发落!”

云若周的声音抖的不成样子:“云辰逸你说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