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妄欢 > 第47章 抉择

第47章 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云若周出来时,姜蓉正一脚一个将两个士兵踩在脚底下。

“走吧。”

姜蓉收起长鞭,对两个士兵恶狠狠道:“今天的事情你们要是敢说出去小心你们的脑袋不保。”

两个士兵一抖,连忙点了点头。

姜蓉不放心云若周,想要陪着她在公主府,被云若周婉言拒绝了。

她想一个人呆着。

姜蓉拗不过她,嘱咐了她两句,不放心地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

云若周早早地歇下,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即使她对明天的事情有把握,可内心总是感觉毛毛地,让人不安心。

为了不胡思乱想,她强迫自己快点入睡。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外边就已经吵嚷开了。

云若周猛地睁开双眼,动作极快地下床。她想着应该是药效发作,准备去乱葬岗接人。

“殿下,不好了,言一侍卫越狱了!”

“什么?”

这话仿佛是当头一棒,打得她双眼发黑,双腿一软险些倒地。

“殿下您没事吧?”

秋雪扶住云若周,让她坐在凳子上,给她披上外衣。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黑衣侍卫跪在外边,远远地瞥了一眼云若周,随即低下了头。

“属下一直在监视着牢里的动态,今早传来一阵哨子的声音,然后就看见言一侍卫冲了出来,打伤两个士兵逃走了。”

云若周脑子一片空白,言一越狱,怎么可能?她昨天已经清楚地告诉他了,让他等她。

等等,哨子声?

“什么哨子声?”

“哨子声很急切,好像是骨哨。”

骨哨?云若周心里隐隐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开始翻找身上的所有地方,都没有找到那个骨哨。

不会的不会的,云若周冲进房间,把一切可能的地方都翻找了一遍都没有发现那个哨子。

“秋雪,你还记得本宫把那个哨子放在哪里了吗?”

秋雪努力回想着一切,最终摇摇头。

“殿下,奴婢记得殿下是随身携带的,如今殿下身上没有也许可能是不小心掉在哪里了。”

云若周脱力一般,整个人倚靠在秋雪身上。

“我们被算计了。”

到底是谁,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云若周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对黑衣侍卫吩咐道:“你领一队人去找他,务必要先找到他!”

“是!”

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云若周守在公主府等着,一直看着公主府大门,从早上到中午,仿佛魔怔了一般。

秋雪站在她身后,一脸担心。

殿下当真不喜欢言一侍卫吗,殿下怕是喜欢而不自知,对言一侍卫如此上心,不是喜欢是什么。秋雪的视线也落在大门上,默默攥紧了双手。希望言一侍卫一定要平安,不然殿下该怎么办啊。

第一批派出去的人回来了。

“殿下,到处都找遍了,没有言一侍卫的身影。”

“怎么可能?”

云若周摇摇头,她是不信的。

“本宫要自己去找!”

“殿下!”

“殿下不用找了,本皇子已经把他抓住了。”

公主府外,宁羡骑在白马上,手里牵着一个绳子。绳子的那头,是一袭黑衣的言一。较之昨日,他身上的伤更多了些。

即使被绑着,他依然不肯低头。

看见云若周,他的眼里瞬间升起光亮:“殿下!”

云若周冲过去要给言一松绑,宁羡两边的侍卫将她拦住。

“二皇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云若周抬起头,宁羡趾高气扬地坐在马上,不屑地望了她一眼。

“公主怕还是不知道你这位小侍卫犯了什么事吧,也好,本皇子来告诉你。”

宁羡翻身下马,却一个不小心踩空,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秋雪及时地将云若周拉到后面,避免被他砸到。周边隐隐传来低笑声,宁羡的脸上爬上红晕。

他恼羞成怒,大吼一声:“不许笑,脑袋不想要了是吧!”

低笑声戛然而止。

宁羡捂着摔疼的屁股,一瘸一拐地靠近云若周。

“殿下!”

言一挣扎着,眼神阴狠地盯着宁羡。

云若周退后一步,他就跟上来一步。

“二皇子,还请你自重!”

宁羡一幅我懂了的表情,往后退了两步,与云若周拉开距离。

“都听公主的。”

云若周不想和他多说废话,冷冷地问他一句:“二殿下,为什么要抓本宫的人?”

宁羡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似的,哈哈大笑了两声。

“殿下,言一畏罪私逃,被本皇子抓了正着,原本是要就地正法的。但本皇子想着怎么他也是公主的人,所以带他来殿下面前,想让殿下亲眼看着他死去。”

“你胡说,他不是犯人,更不可能逃跑!”

宁羡笑笑,眼睛眯成一条缝。

“殿下,证据确凿,你可不要乱说。况且今日杀他,是皇帝陛下亲口告诉本皇子的,是你们云国给我们宁国的一个交代。”

“父皇……”

云若周呢喃了几句,宁羡看效果差不多了,猛然凑近云若周。

“殿下也不要伤心,想要他活着也不是没有办法。”

云若周眼里重新燃起希望,却又很快消散。

宁羡能有什么好办法?

宁羡见效果达到了,又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或许你答应嫁给本皇子,本皇子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他一马?”

话还未说完,脸上便传来火辣辣地疼。

“你!”

宁羡捂着右脸,愤怒地瞪着云若周。

这女人竟然敢打他!

宁羡抬起手,却犹豫着迟迟不敢下手。

言一自然也听到了宁羡的话,他怒不可竭,额头上青筋暴起。

“混蛋!殿下不要答应他!”

宁羡抬脚踹了言一一脚,发泄一下被云若周打的愤怒。

打不了公主,还打不了一个犯人吗?

奈何言一纹丝不动,他却觉得脚尖疼得很。

但碍于这里这么多人,他不想被丢面子,咬着牙装作若无其事。

“本皇子这是给你一个救他的机会,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吗?”

见云若周还在犹豫,宁羡从身边侍卫手里抽出一把小刀。

“听说凌迟之刑很痛需要,一刀一刀割下犯人身上的肉,在没有达到规定刀数之前还不能让犯人死亡。”,宁羡拿着小刀在言一身上比划了一下,“殿下,你说,本皇子要奖励言一多少刀呢?”

云若周紧紧握住手掌,掌心传来一阵刺痛感。

宁羡这是铁了心地想要让她在他死和她嫁之间选择一个。

她看向言一,言一也正在看着她。眉眼温柔,仿佛能把她溺死。

他已经吃了假死药,一定会没事的。

“不劳二殿下费心,既然是本宫的人犯了错,本宫自然不会放过他!”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泛着寒光的剑已经插进了言一的心口。

“一条狗而已,死了就死了,还不值得本宫为了救他而牺牲掉自己后半生的幸福。”

在一片唏嘘中,言一慢慢倒了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殿下要亲自动手?

模糊的视线中,他看见了云若周冰冷的眼神。

他爬向云若周,艰难地伸出手想要去触碰她,他想问问她当真是那样想的吗?他当真,只是她的一条狗吗?

心脏处的痛感越来越强烈,他能感受到体内的血液正在飞速流逝。

支撑不住了。

言一的手落了下来,离云若周脚边只有一寸之遥。

一个侍卫上前探了探言一的鼻息,然后恭恭敬敬地向宁羡禀告:“殿下,他死了!”

宁羡惊讶了一瞬,转头看向云若周:“公主,论狠毒,还是您更胜一筹!”

“过奖,若不是二殿下胁迫至此,本宫也不想动刀子。如今贼人已死,二殿下可以离开了。”

宁羡点点头,对着属下吩咐道:“你们几个,将他扔到乱葬岗!”

云若周猛然抬起头,不,不能让他们把他带走。

“他本宫自会处理,就不劳二殿下操心了。”

“哎,顺手的事,怎敢劳烦殿下跑一趟。”

云若周还想说什么,被宁羡打断了:“殿下如此阻拦,难道说他还活着?”

云若周身形一抖,收回了手。

她轻轻笑了笑:“二殿下在胡说什么,他活没活着你的人已经验证过了,还能有假不成?”

”也是,我们走。”

几个人上前将言一架起,晃晃悠悠地离开了。

云若周紧紧攥着拳头,努力压制住自己想要杀人的冲动。

宁羡,这一笔债,本宫迟早要找你讨还。

姜蓉听闻情况,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却还是晚了一步,地上只余下一滩血迹。

云若周俯下身,怔怔地望着那血出神,以至于姜蓉喊了她好几遍她都没有回答。

“蓉蓉,我把他杀了。我杀了他。”

姜蓉一把抱住她,摸着她的头。

“我相信周周只是想保护他,只是在保护他而已,并没有杀他,言一一定会明白你的良苦用心的。”

“对,本宫没有杀他,蓉蓉,他还活着,本宫要去乱葬岗找他。”

刚刚那一剑她故意刺偏了,再加上药物作用,他一定还活着。

云若周脸上绽放出笑容,她拉起姜蓉的手。

姜蓉手心一片湿润,她瞥见了手上的血渍。

姜蓉一把抓起云若周的手:“你受伤了?”

云若周摇摇头,轻轻一笑:“不碍事,我们先去救言一。”

姜蓉叹了一口气,云若周认准的事情不会轻易更改地。

她们赶到乱葬岗时,正巧碰到两个侍卫从里面出来。几人身形一闪,闪到一旁躲起来。

他们眉头紧皱,呸了一口“晦气”,随后急急忙忙离开了。

乱葬岗横尸遍野,云若周也顾不得脏乱,一个一个上前翻找。

姜蓉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恍惚。

她什么时候对一个人这么上心了。

还未来得及深想,突听云若周一声惊呼。她暗道不妙,手脚并用地来到云若周身边。

看向言一时,她怔愣住了。

言一的胸口一片泥泞,显然是被捅了数十刀不止。

宁羡显然是不信言一已经死了的。

云若周的身体此刻抖得不行,她顾不上言一身上的脏污,将他捞进怀里。

他身上已经没有温度了,是冰凉的。

“言一,你别吓我。”

云若周捂着他的心口,想要帮他止住血。

“言一,本宫命令你起来,不要吓本宫。”

姜蓉实在不忍看到云若周这个样子:“周周,我们先离开这。我们回去找大夫,找大夫给他看好不好。”

“对,他还活着,本宫一定不会让他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