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妄欢 > 第46章 等待

第46章 等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殿下,殿下。”

是谁?

谁在叫她?

云若周皱起眉头,努力地想睁开眼睛,奈何眼皮沉重。

“殿下。”

耳边酥酥麻麻,云若周猛然一惊,睁开了双眼。

“言一?”

他怎么在这?

言一直直地盯着她,脸上的笑容渐渐褪去,面目渐渐地变得狰狞。

她目光向下看去,他的胸口一片腥红,将那白衣染红,在胸口开出一朵娇艳的花。

胸口上还插着短剑,血液顺着剑身滴落,染红了她的双手。

“不!”

她杀了言一?

“殿下,你就这么恨我?恨不得我去死吗?”

云若周猛然松手,沾满鲜血的手看起来异常刺眼。

“殿下,回答我!回答我!”

“不,不要再说了!”

她蹲下来,捂住耳朵,可是言一的声音还是从四面八方传来。

不,我没有害你,我从来都没想过害你,我想要你活着!

冰凉的手猛地攥住她的手腕,她本能地甩开。

“哗啦”茶盏破碎的声音。

云若周大汗淋漓,猛地从床上坐起。

外边天色早已大亮,有几声鸟叫声传来。

“殿下,您做噩梦了?”

云若周这才注意到一个小宫女跪在地上,她的手掌被碎掉的茶盏划破,此刻还在往外渗血。

淡淡地血腥味袭来,云若周才发觉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抱歉!”

小宫女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她猜不透云若周的心思,她一个公主对她一个小婢女道歉?

“奴婢包扎一下就好了,殿下不必抱歉的。”

云若周摆摆手:“你先下去吧。”

小宫女应声退下,寝殿内又只剩下云若周一个人。

她抬起自己的双手,眼前渐渐浮现出嫣红的血迹,鲜血淋漓。

“不!”

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云若周翻身下床,匆忙换好衣服。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得想办法把言一救出来。

御花园的小路上,式玉迎面走来。

“见过殿下。”

云若周现在没有时间和她过多交涉,摆摆手就匆匆离开。式玉注视着云若周匆忙的身影,嘴角轻轻勾了勾。

在她的注视下,云若周措不及防地摔了一跤。

她挣扎着起身,泥土在淡蓝色的长裙上留下了痕迹。

手无意间碰到了一个东西,硬硬的。

云若周瞥向那个东西,是一个盒子,盒子上沾着新鲜的泥土,看样子是刚刚埋进去没多久。

云若周环顾四周,宫人都在坐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可疑的人。

怎么会这么巧,还是有人故意埋在这里的?

云若周拿起那个小盒子,晃了一下,里面似乎有东西。

云若周打开它,里面是一张纸。

纸上的字让她的双眸瞬间瞪大。

怎么可能,太后不是父皇的生母?

纸条上的信息现在真假难辨,还是先不要声张的好。

可这又是谁给她留下的信息,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件事?

云若周猛然将手攥紧,掌心的纸张攥做一团。

还是有心之人故意转移她的注意力?

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一切?

云若周满身疲惫地回到公主府,姜蓉马上冲出来抱住她。

言一被抓,她能感受到云若周心里不好受,她怕云若周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你没事吧周周?”

云若周看起来很憔悴,眼底有一层黑眼圈,像是没有睡好。

她整个人瘫在姜蓉身上,压得姜蓉向后倒去。姜蓉环抱住她,搀扶着她坐到石桌旁。

“周周,我知道你难过,但你别这样,我会心疼的。”

云若周什么样子她没见过,但如今不哭不闹,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见。

闻言,云若周朝着姜蓉的方向转了个头。

“蓉蓉,现在应该怎么办,父皇不肯救他,父皇一心想要他死!我是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将他从牢里救出来了。”

姜蓉伸手抚摸着云若周的背。

“殿下,不好了殿下!”

秋雪慌慌张张地从外边跑过来,跑得整张脸红彤彤地。

“殿下,陛下下旨,后天要将言一侍卫斩首示众!”

什么?

云若周手里的茶盏陡然掉落,砸在地上溅起水珠。

“周周。”

姜蓉心疼地抱住云若周,让她平静下来。

眼泪自眼角滑下,云若周茫然地像个孩子:“蓉蓉,我好像把他给害了。”

“不是你,这不是因为你,你没有错周周!”

摸到了袖子中的暗卫令,一个计划自心中升起。

“对了,本宫可以用暗卫令,本宫可以用这个把他救出来!”

“周周,你冷静一点!暗卫令是掌控皇家暗卫的,暗卫出手,一但被发现,就不止止是死一个言一这么简单了!”

“那本宫该怎么办,本宫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死。”

“我知道你的心情,但一定不能莽撞。”

姜蓉着急地在院中踱步,一道声音从天而降。

“殿下,我有一计,可以保护你这位小情郎不死。”

姜蓉立马警惕地抽出长鞭,定定地盯着眼前的黑衣人。

“你是谁?”

重焱没有回答姜蓉,而是又重复了一句:“殿下,我可以救他。”

“快说是什么?”

现下情况紧急,她顾不得重焱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现在只能相信他一次。

重焱从袖子中掏出一个白色瓷瓶,举到云若周面前。

“这是一种可以使人假死的药,服下后会出现休克症状。一天后便会恢复正常,殿下只要将这个给言一服下,就可以保他一命。”

云若周只是看了一眼,没有接。

重焱轻笑一声:“殿下不信我?”

没有时间犹豫了,云若周!

云若周一把夺过白色小瓷瓶:“多谢!”

云若周一刻都不敢停留,牵过一匹马,挥舞着马鞭扬长而去。

大牢外有两个士兵把守,长矛还泛着寒光。看见云若周翻身下马立刻警惕起来,两把长矛交叉拦在云若周面前。

“殿下,陛下吩咐了,谁人都不能探望他。”

云若周眯了眯眼:“放肆!本宫想进就进还要你们准许!”

两人对视一眼,并没有动。

云若周向前一步,他们就退后一步,始终不让开。

“殿下就不要为难小人了。”

云若周刚想发火,破空声袭来,两个士兵的脖子上缠上了长鞭。他们丢掉手里的长矛,挣扎着要解开长鞭。

“周周,快进去!”

姜蓉骑着马,死死地拽住手里的长鞭。

云若周的眼底漫上泪水,说了一句“多谢”后提起裙子匆匆跑了进去。

牢里昏暗,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和令人作呕的腐臭味。

好几次云若周都差点吐了出来。

“言一,你在哪?”

言一坐在牢里,身着白色囚服,双手双脚都被戴上枷锁。稍微一动,就会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白色囚服上布满了红色血迹,白色囚服已经变得脏污不堪。这些都是宁羡亲自来执鞭刑,为了报那天的殴打之仇。

身上还隐隐传来刺痛感,言一闭了闭眼,也不知道殿下现下如何了,有没有担心他。

言一抚上心口,摸索着那里云若周的名字。

若是他死了,殿下会为了他难过吗?

“言一!”

言一还以为自己幻听了,他难道是太过想念殿下,所以听到了殿下的声音吗?

云若周跌跌撞撞跑过来,差点在昏暗的牢房里跌倒。

言一动作极快,一把扶住了她。四目相对,对方的眼里映照着对方的身影。

“哗啦啦啦”锁链碰撞在牢门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他这才发现,他没有幻听,殿下是真的来了。

“殿下,你……”

他想问一下殿下为什么来,一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涩得厉害。

借着微弱的烛光,云若周看到了言一身上的鞭伤。

愤怒涌上心头,云若周一把攥住他的胳膊,说话间都带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

“他们打你了?”

言一摇摇头,对着云若周展颜一笑:“不碍事的,这些小伤对属下来说算不得什么。”

暗卫营那些非人的训练他都坚持下来了,小小的鞭刑还伤不到他。

手背上突然被水珠灼伤了一下,他震惊地抬起头,正好对上云若周那双含着水雾的眸子。

“对不起,是本宫没有保护好你。”

言一一时不知所措,他没想到殿下会给他道歉。

言一手忙脚乱地伸出手去,用没有血迹的手背擦拭她眼角的泪珠。

“殿下,别哭了。”

他会伤心的。

云若周抽泣着,从袖子中掏出一个小瓷瓶。

“这是假死药,到时候你畏罪自杀,本宫去乱葬岗接你。”

言一接过白色小瓷瓶,点了点头。

云若周红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言一:“本宫不宜久留,切记要吃它,本宫等你。”

云若周转过身,刚想离开,言一却叫住了她。

“殿下,”言一语气一顿,看着云若周重新转过来,“我能再亲你一次吗?”

他眉眼弯弯,满身的血迹在昏暗的烛火下像是一个破旧却坚强的布娃娃。

云若周没说话,又往前走了一步。言一大着胆子,戴着镣铐的手穿过牢门,锁链碰撞牢门发出清脆的声响。

骨节分明略显惨白的手牵起云若周冰凉的手,十分虔诚地在手背上烙下一吻。

他的唇很滚烫,整个手背瞬间滚烫起来。

言一抬起眼睛,眉眼弯弯,眼尾似乎有泪滴滑落。

“殿下,我信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