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乐文小说 > 妄欢 > 第44章 波云诡异

第44章 波云诡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宁羡转过身来,傅迟宴穿着休闲服,站在院子里看着他。

宁羡努力在脑海里搜刮这人的信息,好半天才想起来。

“你是摄政王?”

傅迟宴点点头,唇角挂着似有若无的微笑。

宁羡冷哼一声:“你们云国不是不待见我们吗,怎么舍得派出你这尊贵的摄政王来见我们这些野蛮人呢?”

傅迟宴虽然内心对宁羡十分不满,但在这他不得不克制一下,顺着他。

“二殿下说的哪里的话?”傅迟宴往宁羡的方向走了两步,“都是误会,你们都是贵客,我们云国自然不会亏待你们的。”

宁羡白了一眼傅迟宴,凑到他面前呸了一口:“不会亏待?那你有本事把你们公主嫁给本皇子,本皇子就相信你的话,怎么样?”

傅迟宴暗暗攥紧了拳头,面上还是保持着微笑。

“二皇子,我们找个地方谈一下吧,这里人多眼杂,若是被有心之人听去恐怕要起一番风波了。”

这番话倒是提醒了宁羡一件事情。

宁羡笑得阴险,不怀好意地看着傅迟宴:“本皇子突然想起,在来你们云国的路上听了不少关于你摄政王的传说啊。”

傅迟宴的眸子瞬间冷了下来,他知道宁羡口中的传说是什么。他对云国衷心耿耿,没想到他们反过来要剥夺他的权利。

既然他们逼着他反,那就不要怪他反了。

“二殿下的消息确实灵通啊。”

两人来到宁羡所在的房间,关好门窗坐在桌前。

“那本王也不藏着掖着了。本王这次来是来和二殿下合作的。”

“合作?本皇子可没从王爷身上看到什么可以合作的筹码。”

宁羡将傅迟宴从头到尾仔仔细细打量一遍,摇了摇头。

“那本皇子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宁羡不傻,他不会做对自己毫无利益的事情。

自从他做摄政王后还没人敢这样对他评头论足,傅迟宴强忍着想要杀人的冲动,不停地在心里劝解自己忍一忍就好了。

“二殿下,只要本王当上了皇帝,你想要公主本王自然会为你送过去。当然,本王会帮助你登上皇位的。”

傅迟宴往旁边的房间看了两眼,抬起手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宁羡之所以想要娶公主,无非是想要取得云国的支持。宁羡夺位的最大威胁是大皇子,只要他帮助他杀了大皇子,那么皇位自然会落到宁羡头上。

宁羡大惊,他的意思是要杀了宁渊?

不过,若是宁渊真的在云国出事,那么皇位肯定会落到他头上,说不定父皇一怒之下还会出兵攻打云国。到时候云国一片混乱,他从天而降救了公主,说不定公主一时感动同意嫁给他了呢?这不失为一个一石二鸟的好主意。

“二殿下,这个交易,你可满意?”

就算宁渊死了,也会算在云国头上,他只需要白捡皇位就够了。

“摄政王都这么有诚意了,本皇子自然是同意的。还希望摄政王殿下不要让本皇子失望啊。”

傅迟宴站起身来,“那就合作愉快。”

……

想着不用去宁国和亲,云若周那是一整个开心得飞起。她跑去了太傅府,在姜蓉那里呆了一天,傍晚才回去。

夕阳橘红色的光辉洒落,将云若周和言一的身影拉的老长。

言一看着那两道身影,脚步悄悄往言一身边移了移,两道人影紧紧依靠在一起。

摊位堆满了街道,热闹非常。

“糖葫芦!”

云若周眼前一亮,咽了口口水。她小跑两步来到摊位面前,阳光透过红彤彤的糖葫芦,糖衣晶莹剔透地馋的人直流口水。

卖糖葫芦的是一个老爷爷,他鬓发花白,留着不算很长的白胡子。

“来一串糖葫芦。”

“好嘞!”

老爷爷甜甜地应下,抬头的一瞬间愣住了。

“咦,小娘子又是你啊。”

老爷爷的爷眼睛一眯,只剩下一条缝来。

云若周疑惑:“爷爷,我们认识吗?”

老爷爷大笑两声:“小娘子自然不会认得老朽,可是老朽认识你啊。”

老爷爷摸着胡子笑得意味深长。

云若周是满脸问号,她什么时候见过这个爷爷?

老爷爷哈哈大笑一声,伸出手在脸上比划了一下:“上元节,面具。老朽还说你和你旁边这个小伙子很配呢,让你小心别被别人抢走了。”

经过提醒,云若周恍然想起来上元节那天,在一个爷爷的摊位上买了一个面具。

当时这个爷爷硬说她和言一是一对。

云若周转头看了言一一眼,他确实长得好看,但就怎么将他们两想成一对呢,难道他们当时看起来不像主仆吗?

接收到云若周的视线,言一以为殿下是要让他配合殿下演戏,听话地站在云若周身后,犹豫地伸出手,却又缩回去。

老爷爷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意味深长地笑了。

老了,就喜欢看这些小辈甜甜的互动。

“爷爷,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了,您还记得我们。”

他也没有刻意去记他们,但是他们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没忍住多看了几眼,再加上和老太婆打赌,这才记到现在。

“哦,对了,老朽记得当时还有另外一个小伙子,他呢?”

云若周知道他所说的那个人是陈离笙,只是没想到被人记得这么清楚。当时还被各种误会,云若周低下头,感觉好尴尬啊。

“他有事情要忙,不在京都。”

“那你们是什们关系?”

云若周想着这回可得好好解释解释,不能再被误会了。

“爷爷,您千万别误会,他是我哥哥,不是你们所说的那种关系。”

老爷爷点点头,十分满意她的回答。和那个不是那种关系,那就肯定和这个是喽。

这回,他赢了!回去可得给老婆子说说,这回是他赢了。到时候可得让老婆子给他做一顿好吃的,好好犒劳犒劳他。

“老头子!老头子!咳咳!”

难道是太想她了,耳边竟然传来了老太婆的声音。

等到面前出现那个熟悉的面孔,他才意识到刚刚不是幻听。

“咋了,老婆子!慢点。”

老爷爷看起来心情不错,语气都轻快不少。他的眼里闪过心疼,上手帮着老奶奶顺背。

“哎呀,天、天大的好事!”

老奶奶跑得太急,气喘吁吁地。

“你慢点,多大年纪了,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的!”

责备的话语,从老爷爷嘴里说出来却是满满的关心。

老奶奶也没有反驳,脸上铺满笑容,脸上的皱纹也跟着跳跃着。

“儿、儿媳妇生了,生、生了个大、胖小子!”

“真的?”

老奶奶用力地点点头,幸福都快要溢出来了。

老奶奶这才看到云若周和言一,她眼中闪过惊讶的神色:“小娘子!”

“奶奶,你也认识我?”

“哎呦,小娘子这么漂亮,老妪我想望也忘不掉啊!”

老奶奶打量了她一眼,又看了眼她身后的言一。

“原来小娘子和这个孩子在一起了。另一个呢?”

云若周突然知道她是谁了。

“他有事不在京都。”

“是老妪我输给了老头子了。”

老奶奶对他俩是咋看咋满意,从糖葫芦架上拿下一串糖葫芦,塞到云若周手里。

“来,送你们的糖葫芦。一人一口,天长地久~”

云若周和言一的脸瞬间变得通红,老奶奶很满意这个结果,开始催促老头子赶紧回家看看。

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云若周挥了挥糖葫芦:“等一下,还没有付钱!”

老爷爷摆摆手:“送你们的,今儿个老朽高兴,请你们吃糖葫芦!”

云若周看着手里的糖葫芦,终究是没忍住咬了一口。

酸酸甜甜,入口即化。

她的唇色被糖葫芦润色,显得更加饱满诱惑。

言一的眸色暗了暗,喉结微动。

在拐进公主府的小巷中,云若周突然转过身来。

“言一,过来。”

言一听话地走到云若周面前,低下眉眼。

“亲本宫。”

言一震惊地抬起头,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云若周眼神坚定,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

她的眼睛亮亮的,眸子中都是他。

见他没动,她再一次强调:“亲我。”

言一内心嘭嘭直跳,他小心翼翼地拖住云若周的后脑勺,将唇印了上去。

甜中带着微微的酸。

瞥到前方拐角处的人影离开后,云若周猛地离开了言一的唇角。

柔顺的发丝从指缝穿过,言一一时没反应过来。唇上柔软的触感还未消散,他意犹未尽地摸了摸唇。

言一自然也看到了一道人影闪过,他突然明白了,殿下这是把他当做挡箭牌了。

他的眸子暗了暗,心口就像是被一快巨大的石头堵住一般,快要把他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殿下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他的一席之地?哪怕是一点点。

云若周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干了什么。她就是想要气一气傅迟宴,按照前世的记忆,现在的傅迟宴还是喜欢她的,而她就要恶心他一下。

云若周收回视线,瞥见面前人微红的脸颊,他不会当真了吧?

“言一,”云若周踮起脚尖,凑到言一面前,“谢谢你。”

或许她之前对他太过严厉,其实现在想一想喜欢一个人又有什么错呢?喜欢又不是可以控制的,她为什么要因此对他有意见呢?

言一没有想到云若周会这样说,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云若周看见他这窘迫的模样,哈哈笑了起来。

云若周主动牵住言一的手:“走吧。”

言一被云若周牵着向前走去,他的视线落到那被牵着手上。

殿下主动牵他了。

言一唇角勾起一抹笑来,手心处传来温暖的触感,他悄悄回握住云若周的手,将她的手紧紧包裹在他的手中。

橘红色的夕阳下,一高一低两个人影手牵着手,慢慢地向前走去。

他好希望这一刻能被无限拉长,永远都不要松开殿下的手。

可是美好总是会被人打破。

“不好了,大皇子遇刺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123456